空性中行事

 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開示:林鈺堂上師 
校訂:弟子疾呼
筆錄:弟子開明
二○一三年四月十七日  講於加州 

MP3

 

現在要講的這個題目呵,是〈空性中行事〉,呵。那,這個題目呢,是因為我近來對這個——所謂「空行」呵,有比較深的了解、體會啦,呵。所以,我想講,但是呢,我也有些不想講;是因為什麼?因為,這個要講的——比較深,呵,有的人不容易瞭解,呵。而且,瞭解了,要真地照著做呢,也是很難囉;就是說,講了,真正會做、這樣做的人,大概少啦,呵。所以,也有點想說——不講。但是呢,我是想說,喔,看我這麼多年來呵,能夠有這些作品呵,都是當時有感想、有心得,就寫下來。如果沒有——當時沒有寫呢,以後就自己也都忘記了,那就不能留下來給以後修行的人做參考,這樣子;所以還是講啦,呵,嗯。

那麼,通常我們有人問說,什麼叫「空行、空行」的時候,我的解釋就是說,喔,所謂「空行」呢,是說,在空性裡面行啊,就是他能夠做事,呵,行為、做事都是在空性裡的。那麼,一般講,就講說,因為,這個——或者是護法,或者佛、菩薩,或者修行的人吶,他在空性裡呢,就能夠沒有世間的考慮囉,呵。所以呢,這個——密宗裡面也有說,叫做「勇父、勇母」,就是說,他們能夠勇敢;所謂「勇敢」,就是沒有世間的顧慮,來做佛法的事情,這樣子,呵。

那麼,我現在對這個「空行」啊,就是在空性裡面行為、做事,呵,有什麼更深的瞭解呢?我的瞭解是說,其實,它那個——這個重點,你說,喔,像大乘裡也有講吧,說,布施,你要「三輪體空」囉。就是說,喔,你要——也沒有布施者,也沒有受施者,也沒有施的東西或者行為,呵,要能夠從這一些觀念裡出來;那麼這樣呢,就是大家都在空性裡。但是,這樣講來講去呢,到底空性是什麼呀?還是,呵呵呵,其實還是不知道呵。講是講得沒有錯,但是,這樣子講的話,怎麼樣是在空性裡,還是搞不清楚,呵。因為那個說,沒有主客的對立——沒有施者、沒有受施者,這一些,你不是修行進入,你也——理論在講,還是不知道到底真的是怎麼一回事,呵。而且反倒引起一個問題說,那到底怎麼樣子「給」呢? 呵呵呵,也沒有給的人,也沒有受的人,那到底怎麼「給」法?呵。 

那,所以呢,現在要另外講的方法是說,喔,它這個空性裡面做事情呀,最主要就是什麼呢?就是它是超出了「有限」,它是在「無限」裡面。因為它是超出有限的呢,所以它是什麼?也不靠說有積聚什麼東西,也不靠說有執著什麼東西,也——還一個什麼?積聚、執著——喔,而且呢,還有就是說,喔——它而且,因為它是無限呢,它是能夠超出時空。因為它超出了時空這一些的限制的時候呢,所以,它才能夠進入任何的時空去做、做事情,所以可以有不可思議的、神通的事情出現了,呵。 

所以,平常我們在想說,喔,我為了佛法啊,我要來——有存錢吶,我要來做甚麼、做甚麼;那麼這一些,到底是不是對呢?喔,平常講,當然對呀!你不這樣子,你哪裡能做到佛法的事情呀。可是呢,你想想看,當年梁武帝又蓋了很多的寺院吶、又讓很多人出家呀,做了很多的佛事;結果,他問那個達摩祖師,說,「我這樣有沒有功德?」達摩祖師跟他說,「沒有功德。」為什麼說「沒有功德」?他是有「福德」;為什麼?「福德」這一些是,在裡面計較的——啊,做多少、算多少,什麼,是有限的東西。但是呢,他這個東西,如果不是——啊——無限的話,不能有功德。怎麼樣才能無限呢?就是你要想說,是為「一切眾生能夠成佛」這一件事,因為這一件事本身完全無限為什麼?「眾生」這個觀念呢,也不受時空的限制,呵,他是任何時候、任何地方,只要有情,呵,這一切有情的話——其實這個觀念是要超出時空的。再來呢,喔,成佛」這個事;「成佛」這個事,也是超出、超出一切有限吶,呵。你必須呢,做這一些的時候,是跟這個連在一起——跟無限在一起,你才能進入「空性」,才能算做有功德啦,呵。當然,在這樣講的時候,算不算功德,也都不重要了;你無限了,你還計較什麼功德、不功德咧?但是我是要以這個例子來說,為什麼達摩回說「沒有功德」?他的意思其實就是在指出,你雖然做了很多、很多呢,你有限的心量來想說,喔,我做了這一些、我做了這一些——平常來看,已經不得了,可是,還是被有限的心量綁住呢,你這個不是在空性裡面啊,呵。

那,這樣講,當然——我們要什麼時候才能夠真地進入無限,能夠在空性裡做?當然是很不容易呃。但是,你如果瞭解,它的重點是在於無限的話,那麼你就要想說,哦,反而是你越能夠,呵,沒有執著、沒有這個世間的積蓄、什麼,這一些的話,你越容易接近空性,因為跟它那個無限合嘛。那麼這樣有什麼瞭——我們有什麼證據說這樣是對呢?你就看那個什麼——釋迦牟尼佛囉、密勒日巴祖師囉;你看他做甚麼?你想想看,他們那個出離呀,那個釋迦牟尼,一個太子,喔,一下子,什麼東西都放掉,一個人跑到森林裡去,呵;那你看那個密勒日巴祖師,他一生主要就在山洞裡面,呵。那,那這一些你想想看,他受他師父的折磨的時候,他能夠忍受啊,那不是等於身、心、什麼,都放了嗎?所以,為什麼他們都是即身就成佛的?你想——就是因為他——他一開始做,他就是最接近這個無限這邊,儘量把有限的都放掉了,呵。所以,從、從要趨入「無限」這邊來看、趨入「空性」這邊來看,他們是走捷徑啊;他走了捷徑,所以他很快成就啊。我們現在都是什麼都放不掉,考慮一大堆,整天在計較的都是眼前一點小事,你這個怎麼進空性咧?呵。 

所以,真正這樣講,所以,就是說,你佛法裡面,你認真的人,你要成就,從這種瞭解來講,趨入「無限」來講,你一定是要說,喔,「佛法第一」——什麼事情,佛法的考慮第一;然後,什麼都可以放——放到就是說,為佛法死,我都可以;這樣的話,你接近「無限」了。你一個人如果生命都可以為佛法付出的話——當然不是叫你盲目地說,喔,怎麼樣子;不是這樣囉;意思就是說,你如果一生最寶貴的部分——人來講,就應該是生命嘛,生命都可以為佛法投入,那麼,這樣的情況下,你就容易,呵,接近這個「空性」,證入「空性」;那麼,有希望說,這一輩子呢,有點結果,呵。那,為什麼要提出這種——這麼難的、這麼高的標準來呢?因為,你如果不從這邊來想的話,你整天在那裡小事情上糾纏,那你搞到什麼時候嘛?你這一輩子號稱「學佛」、號稱「修行」,搞來搞去,哎呀,沒有結果!因為其實就是說,沒有這種徹底地去體會一下,到底什麼是「空性」、什麼是「無限」啦,呵。完全在很有限、很小的圈子裡,說穿了,只是個人的一些小事情裡面,轉來轉去、轉來轉去,一輩子就轉這樣子,也轉不出來,所以下輩子就再繼續在裡面轉囉,呵。 

所以,今天這個就瞭解說,怎麼樣瞭解所謂「在空性裡做」,就是你一定要是能夠趨入了無限以後,你做的,才會是空性。而且,真正能夠,呵,說起「全體大用」,什麼的,它靠的就是說,它都已經超出時空了;正因為超出時空的限制,所以它變成任何時空,它都可以起作用。它不是能夠不、不靠那個因緣來做,但是,它超出了時空的限制,它進入任何一點去,它加上因緣的作用,那才可以有那種——種種根本超乎想像、不可思議的神通的事情出現嘛,呵。呀,那,今天的就講到這裡;呵,再見。

 

吉祥圓滿

 

二○一三年四月十八日
養和齋    於加州

林鈺堂上師審訂
弟子疾呼校閱
二○一七年四月廿一日
養和齋     於加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