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定在佛法中的地位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開示及總校:林鈺堂上師
初校:弟子疾呼 筆錄:弟子達實
一九九二年二月十六日 講於 台灣桃園

MP3 A B

呃,我先講一下,今天,你們拿到兩張或三張的呵,那個是昨天在「電信學佛會」講那個〈〈心經〉與〈大悲心要〉之會通〉的時候所分發的。有一張上面是——那一張粉紅色的上面的是有〈心經〉,還有我仿〈心經〉寫的〈大悲心要〉。那另外一張呢,是毛筆字——是我自己寫,字是不好,不過要跟大家結緣;然後就寫我自己作的那一篇〈大悲心要〉,背後有簡單的介紹一下,上面用的一些圖章的意思。然後另外一篇叫做〈住無量心〉,這是我今年剛寫的頭一篇文章呵,也打字出來跟大家結緣,這樣子。那關於——呃——〈〈心經〉與〈大悲心要〉之會通〉呵,我昨天——我有錄音下來,所以我會寄一個錄音帶給法師呵,那你們有興趣的人,可以從那裡請一份去。然後在那個法師這裡,也有個《蓮香滿檀島》那本書裡,也是我寫的呵,有一篇文章叫〈智悲圓融〉,也是跟這個有關的,你們可以參考一下。

那,我們今天要來講的呢,是說〈習定在佛法裡面的地位〉。那麼,為什麼要講這個題目呢?因為我們平常呵,開始學佛囉,那麼就——都會有人教我們說,喔,我們要來學打坐啊。打坐當然是非常重要哦,但是呢,你如果對於打坐沒有一個整體的觀念的話呵,一方面不容易——習定不容易有深的進步、不容易真的達到那個你所想學的那個程度;而另一方面呢,就是有些甚至後面呵,會有那個想不到的那個衝突在、在裡面。所以需要有全盤的認識呵,纔可以保證說,整個的那個學習呃,是很安穩,而且可以達到你真正需要的那個習定的目的,這樣子。

那麼,第一個呢,我其實已經寫了一篇叫〈佛法習定入門〉,就是在這一本叫《曲十彈》的書裡,法師這裡也有,所以你們可以哟,呃,請法師複印給你們大家去看。那,因為這一篇如果要真的講的話,我在邁阿密,去年講——用英語講呃,講了三次,每次講差不多一個半鐘頭。那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嘛,所以我的題目就變成——我只講那個不是詳細的那個地方,而是講它那個——就是說,在你習定以前,你要做什麼?這樣子讓你知道一下說,它在佛法裡面的地位。那麼,這樣你以後在習定的時候,你就可以檢討說,唉呀!其實要習定以前,應該有哪些準備的,我自己做到幾分?如果做不到的話,要設法慢慢的連那些都要準備起來,那你才能真的達到好的結果,這樣子。

所以呢,我現在就要先講一些基本的原理。頭一個基本原理呢,就是說,我們習定,不是說,呃,印度教有習定,對不對?道教也有習定,那我們習的是佛法的定。所以呢,在習定的時候,頭一個你要知道佛法的基本原理呵,那麼,這樣你習的定才不會只是留在這個輪迴裡面的、三界裡面的定,呵。那麼,這個——這一點我們昨天就一開始的時候已經講過說,呃——前天講〈念佛法要〉的時候,講過說,法界呵,是無限的一體,就是說一切——其實呢,本來是沒有任何界限的一體,呵。這個也不是說真的那麼抽象的一個——你看嘛,你的眼界——比方說你的眼界好了。現在你這樣看去的時候,這裡面——在你真正看到的裡面,裡面哪個地方劃一條線說,噢,這一條線的這一邊叫做「我」,這一邊叫做「你」?沒有!其實我們的經驗裡,不管是眼睛看到的、耳朵聽到的、手碰到的,一切啊,它本身絕對沒有講說,哪裡分你、我、他,有這一些界限。沒有!它——而且它都是同時,一切同時來的;它是一個一整體的。

但是呢,我們人類因為需要用觀念、用語言來溝通啊。那麼,而這些抽象的觀念呢,我們用久了,慢慢它在我們的腦海裡形成了很多界限,而我們被這樣的界限包——籠罩住了。我們反倒——就是說我們有成見,遇到誰,我們其實不知道,欸,上次他怎麼樣,下次——上次他說什麼、什麼——就那一些,你就來開始判斷這個人是怎樣、怎樣。結果你看不到他真的是怎麼樣,你永遠看到的都是他哪時候哪一句話、哪一句話。啊,每個人抓的又不一樣,遇到同一個人,這個人覺得,唉呀,這個好親喔、這個人覺得他好囉嗦;呵呵,怎麼辦呢?其實都、都是一偏之見,而你要怎麼樣能從這一些出來,呵。而且,你心裡有這一些的話,總是有個負擔在,我們煩惱的基本原因,就是因為你拉東拉西,自己編了一套故事,自己以為就是這樣子,在那裡糾纏,呵。

那,所以,要知道呢,就是——佛、菩薩教我們說,你要先了解說,其實本來沒有這一套,呵。我們現在主要能夠修行呢,慢慢把這一些煩惱都減輕了,慢慢回到本來是一體的、本來是沒有分別好惡、沒有偏私的,那麼你就會快樂,呵。那麼,你要證入這一個一體呢,就是我們已經講過,要用「開闊」和「無執」的原則;而且這些原則呢,就是要在生活裡面要實際地做到,呵。不要說喔,來拜的時候是這樣子,呃,或者說,只有我們共修的,那麼就可以這樣——大家很好、很好;等一出去,就不一樣。越是出去,那些不知道的,你越要做到,呵,那樣纔是真的地方,不要變成又一個家了,有沒有?又一個、一個範圍了,嗯。但是呢,這個除了用在生活裡以外呢,有需要呵,我們——一般來講,我們是靠念佛啦,呵,但是你如果念佛念得多了,你要專門來修打坐囉、習定的時候,呵,那麼,那個時候呢,你就在打坐裡面呢,慢慢把這些原則呃,要在心裡經過打坐的這個力量喔,成為你堅定不移的信心。你遇到這種利害衝突、什麼的時候,你都想說,唉呀,不要這一會被這個、這個利害,眼前的利害騙了。我硬是要相信說,長遠地,我如果能夠說「忘己利他」來做,纔是對大家都好。所以利害關頭就是練習說,我要堅持這個原則,這樣做下去。那麼,這樣長遠呢,你就會知道說那種快樂,所以,基本是這樣子。

再來就要講到的基本原裡是什麼?就是說習定也有它的基本原裡。習定倒,最主要,還不是說——哦,我在那裡,喔,腳痛得要死啊、撐了幾個鐘頭啊;還不是那一點。你要懂——它、它是有一個道理,你在那裡到底是在做什麼?呵。頭一個呢,叫做「三業一致」,就是說,你的身、語、意啊——就是說你的行為、你講的話和你心裡想的,要一致。你不要——呃,見到誰,嘴裡這樣講啊,心裡有幾分吶、什麼。你在坐,也難免這樣。但是你要修行的話,你要改這個,因為你要是有這個,你絕對不能得到真正契入,絕對得不到那個。一定要呵,就是現在講的,就正好是心裡想的——也沒有前面一念,也沒有後面一念;這是做得到的,慢慢你會體會。所以是:「表裡如一」則吉啊;「自相衝突」則凶啊。所以有時候人家在講說,唉呀!欸,比如說「因果」,你說因果,我看起來怎麼——欸,這個人很好、這個人什麼都很好啊,欸,為什麼遇到這麼壞的遭遇?欸,這個人很壞啊,有沒有?欸,怎麼這麼輝煌騰達?那麼,這個——一種解釋是說,喔,「三世因果」啊,我們看不到啊——過去生的業啊、過去生的結果。

但是其實呢,你現在在這裡講說,他——好人,好果;壞人,壞果、什麼,是照我們一般的這個想法說,這是好、這是壞,在批評啊。你以為說,哦,他很早死,你就以為是壞的;你以為說他一樣做大官、發大財,你以為就是好的;其實不見得啊,為什麼呢?你要知道,他一個惡念的時候,這個人——心——一個惡念,生、生理上就一個緊張啊,都是當時就報,不用等將來。絕對是「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」,他那個——你看到的那一些物質的,他能享有多少呢?但是這個積下來的結果,他那個——將來就——什麼心臟病、什麼胃腸病、高血壓,什麼都會有的,都是當時就報;不要以為那個因果、什麼,還等三世呃。所以這一點要很仔細啊,不要拿平常——你平常只看那一些身外物,那種、那種高低,不是真的高低。你就是心裡有沒有平安?這個——什麼東西再好,你、你那個煩惱得,睡都睡不著;這有什麼好呢,對不對?

那麼,第二個原則喔,叫做「身心互動」。就是說你這個打坐呵,不是只是調心吶,我們人呵,這個生理跟心理互相影響。你知道嗎?就比方說,你心裡很平和的時候,欸,你就會覺得身體好像很輕鬆;你心裡亂的時候呢,你就覺得好像很、很重,對不對?好、好像都不靈光了,有沒有?呵,心理是會影響生理。身體也會影響心理——你身體很累的時候,心裡就容易煩躁啊,對不對?你身、身體正——呃,洗完了澡很舒服,現在又沒有什麼事的時候,你就和氣多啦,對不對?所以為什麼要知道這個原理?你打坐你不能說,喔,我可以身體不管,我硬要現在很累、很什麼,你硬要去打坐,你當然打不好嘛,呵。你生、生活整個要檢討,就是說你為了要、要來學打坐了,那你就要說,我的生活要怎麼樣子有規律啊,那麼我不、不為了錢、不為了這一些世間事太累啊、什麼,這樣調。那麼,我每天一定什麼時候,這、這個身體也很舒服了,那麼好好地來坐;這很重要,身心是一致。還有一點呢,你不能說,哦,我不用、不用注意健康。我跟你講,你身體要是不健康,你根本沒有那個精神去習定了。那個打坐不是在那裡沒有事耶、不是在那裡要睡覺。他是在做一件事,他做的事就是說,最基本、開始就是說要專心在一點吶。你要專心是很不容易的;我們在——比方你現在在做生意,或者你在辦公室做事,你要專心一直做下去,其實也不容易啊,對不對?所以他是在學專心啊,所以他不是沒有事情,他是要你——要去打坐的時候,你是要去做一件事。所以你要注意到這一點,所以你也要保持身體的健康,很重要,呵。

再來呢,是更細的第三個原則,叫做「心氣無二」。就是說,你身體也已經知道,欸,現在是舒舒服服,可以來打坐了呵,你要注意的是什麼?嗯,這個呼吸啊,跟這個心念吶,也是互相影響的,呵。比方說,你現在——因為這個是比較——平常你若沒有注意,你有時候不能感覺啊。你以後,聽了以後,你可以去注意一下。就是說,我們同樣是呼吸這個氣啊,有時候它很、很緩和、很均勻、很微細;有時候——比方說,你快要睡著了,或著剛醒來,那個時候會這樣子。欸,你正在忙的時候,有時候你就會生氣,哈哈哈!那個時候那個氣很粗、很粗重,呵。那麼,現在怎麼講?就是說,你修心呢,可以去調氣;怎麼講呢?比方說,你開始打坐,你練習把念頭集中在一點了,心不那麼亂了,在這時候,咦,你會慢慢發現,這呼吸就——自然的,就越來越勻和、越來越微細下來,就調下來了。你調心的時候,氣也被調下來了。你並沒有說,我要注意調我的呼吸;你調心,它氣會下來。欸,同理呃,你調氣的話,呵,你只要在那裡,你並沒有說,呃,我故意要專心啊,你只要這個——比方說,你現在心裡很煩躁,怎麼辦呢?要我心——專心下來,又沒有辦法,這個時候怎麼辦呢?你如果調氣,你就開始注意你的呼吸了,你就是、就是使它這樣子很勻、很緩的呵——進、出,進、出,這樣子,慢慢的呵。欸,這樣子做了一陣子呢,欸,你發現就沒有原來那麼煩躁了;欸,雜念就沒有那麼多了。所以這個表示什麼?心氣是「無二」。

所以,你要知道這三個原則非常重要。頭一個就是要一致,就是整個人生活呃,慢慢要改自己,一定要是一個——表裡一致,身、語、意一致的。然後呢,就是說,身心互相有影響。所以你要習定的話,你也要注意健康,呵;那麼,習定的時候,不能在太累的時候習定。再來,最微細的就是說,心氣無二。所以呢,你現在是要調這個心呵,(師﹕「有、有一個錄音帶,我們稍等一下。」)你要調這個心呢,有時候可以用調氣這邊來。所以他教人家那個打坐的,有的就會——開始就會教你調氣,這樣子。你懂這個,你就知道,心氣無二,兩邊、兩邊都要注意到,呵。

那麼,再來呢,知道了基本原理以後呢,我們就要講到今天的主題,就是說,那麼,習定在佛法裡的地位是怎麼樣?頭一個呢,就是說,佛、菩薩講的呵,我們就是——頭一個,你不曉得佛法是什麼。所以你要先去聽啊、先去讀書啊、先去學啊。你說,到底佛法教的是怎麼樣?在習定上,你就是要先讀,或者勤向法師請教說,欸,習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?先、先知道這一些。像我們剛剛講的基本原理,就屬於這一類,你要先知道這一些。那麼,知道了以後呢,你還要想一想,喔,想一想說,欸,我是不是真的都懂了啊?啊,懂了以後,這個跟我的生活要怎麼樣配合啊?就是說,我要調節我的生活來照這個法來做囉。那麼,接著呢,你纔能真的開始去習定。就是說,我們平常說「聞、思、修」啊,這個習定是要經過聞、思以後,你纔能修的。所以,不是說什麼都不懂,他——就是說,就要來——就是這樣子;那、那不是習定,因為你不知道你在幹什麼,呵。而且你要是知道了以後,你這一坐就跟人家不一樣了,對不對?你已經知道該在什麼時候坐啊、注意什麼啊,就很不一樣,呵。

第二點呢,是說你、你明白說,佛法的基本原理呃,在實踐上是強調要「忘我利他」。所以你要以這個「忘我利他」呢,做為你自己居心、言論與舉止的規範,這樣你纔能達到呵,三業一致,而且是淨化。不但一致,壞人也可以很一致啊,對不對?他可以,呵、呵,黑心開始,而講壞話、做壞事啊。我們一致是淨化的,呵,朝著「忘我利他」去做。那麼,你這一些——生活已經能做到這樣呵,你纔來習定呵,纔有希望。因為現在大家最大的問題就是什麼?每個人都說,我要習定了;每個人呢,世間的,全部都是放不下。啊,你只要在世間做事、世間做人,難免還是舊的那一套啊,呵;那這樣子呢,就是很不好,為什麼呢?你開始你不覺得,開始的時候,你——比方說,你以前沒有習定,那麼,你這個煩惱不能停啊,那你很累呀。呃,那你現在一習定了,喔,你就好、好像說常常——欸,就比起以前來,沒有那麼多煩惱,因為你等於得到一個休息嘛,你有一個方法使你的心可以比較安啊,所以看起來是比較好了。可是呢,因為你這個世間的一套沒有放下,你這邊慢慢的培養起來,結果「習定」這個第一個工夫,就是使你這個心力集中啊——你心力越來越強了。心力越來越強以後呢,你習定的這一邊是暫時地離開了世間了,但是你世間這一套每天得進去做,又沒有離開掉。但是你習定的力量也跑到世間這邊來了,結果變成怎麼樣?你裡頭這個衝突啊,越來越尖銳;你兩邊力量都很大,有沒有?你沒有習定的話,你只是說,喔,我想、想要做個好人啊,唉呀,人在——身在江湖——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」啊。所以,就是這個、這個衝突還小啊,呵,你只是在觀念的、那個意識的範圍說,喔,這裡有衝突。這個習定久,這個變成——心裡打仗打很厲害了,噢,那個時候問題就很大。

昨天在那個「電信學佛會」講完的時候,大家問問題,就有一位就說了,說:「你說我們要這樣打坐,把這一些煩惱、什麼,除掉。可是打坐的時候,又出來,怎麼辦?」我就跟他講,這問題就在——這個東西喔,不是說,喔,我們臨時——噢,是現在打坐,哦,又這個衝突,又來了。咦,有什麼妙招可以躲開?不是這樣的,不是擋一下就擋得完的。這個、這個——習定這個事情,是你整個人的改造。特別是我們佛法的習定,你還得學「忘我利他」,所以你這個、這個——整個徹頭徹尾;你不徹底的話,將來就是那麼大問題。〔(此時門鈴響)師:「是不是要開門?」〕然後呵,如果我們能夠這樣三業一致,並且是淨化的話呵,然後我們再來修習,就是說,在你這個、這一些比較粗的,因為你打坐的時候就沒有這些——呃,日常的這一些舉止啊,比起來這個只是內心的這個調、都是比較細的地方嘛,對不對?你這個、你這個粗的地方已經有一致了,調過了呵,那麼,這時候你纔談得上呵,來——要除這個心裡這個細的,這個調了,呵。所以有這個外與內、粗與細的這個分別,主要是要知道這個次第。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哦,也是不要說——好像說,急著要習定。所以,為甚麼我都是勸說先念佛?這個東西,我們講過嘛,一點一滴慢慢來,那個——而且──其實又是從根本的地方改,有沒有?心、心是最根本的,你願意從那裡一點一滴這樣改的話呵,那麼,這個危險性小,而且,改是徹底地改,呵。那麼,你不是說,你不要習定;你已經在習定的呢,也是要繼續做。但是你聽到今晚講的這一些以後,你就開始要去檢討自己,哪些地方,我還沒有做到,我要去把它改過來——要徹底啊!這個不徹底,你將來害到你自己,呵。

然後,我們第二個剛剛在講說,其實就是講的是「戒、定、慧」。就是說,先要生活裡守戒啊,這一些做好事、不做壞事,這一些都弄好了,你纔談得到習定。佛法裡頭都講「戒、定、慧」,為什麼先講「戒」?就是說外表的這一些,你這些粗的要先調過了,你、你細的才能調。但是呢,再仔細地來講呢,在實修的過程中呢,不管你說是聞、思、修啊,或者戒、定、慧啊,它不是那麼呆板的,說,噢,喔,我一定要先把《大藏經》都讀完了;這是「聞」啊。然後我又想,喔,想了幾次,怎麼樣?然後我才能開始念佛嗎?不是啊!都不是這麼、這麼呆板的;真的是這樣一步一步來,呵。戒、定、慧也不是說,喔,一定要我這個人,這個言行一致、什麼,都已經像孔夫子,「七十而隨心所欲,不踰矩」了,那纔來習定嗎?也不是呃。就是說,你先知道有這個——大概這個程序,喔,那麼,比方說,我們現在聽了這些道理,喔,學到一個說,「念佛」這個方法了,那我馬上可以念佛啦,何必再讀什麼經呢?欸,但是呢,你念、念、念,等一下遇到一個人跟你講說,「唉呀,那個迷信啊、這個沒有用啊!」;有的人跟你講說,「欸,你如果天天喊我,我都煩了;你喊阿彌陀佛,喊這麼多聲,他不煩嗎?」那你說怎麼辦呢?噢,你又有疑惑了。那個時候怎麼辦?再回去啊,只好再去找經論啊、自己再想這是怎麼一回事啊、再找法師問啊,有沒有?所以這個東西是——依這樣圓環的,聞、思、修是這樣、這樣轉的;那個戒、定、慧也是這樣子啊,呵。喔,我們做到一部分了,欸,我們習定了;欸,因為你習定了,欸,你慢慢的——一些偏執從裡面出來了,你智慧多一點了;欸,你智慧和定力多的時候,欸,以前要我做個好人很難,欸,現在呢,就很自然地蛻變成一個好人,有沒有?這個也都是這樣子——圓的;要懂這樣子,呵。

那麼,再來呢,我們看呵,釋迦牟尼佛他最先教的那個「八正道」。「八正道」就是說「正見」、「正思維」。「正見」就是說學佛教你的這一套囉!以前都認為說自己做中心,現在說,欸,不要、不要這樣子了,要全體是一體,這樣做中心來想。「正思維」就是說,你想事情——要開始練習,照這樣來想了。那麼「正語」、「正業」、「正命」;「正命」就是說,你職業也要選擇啊。你不要說,喔,我做個好人,我什麼都、都很好;但是,唉呀,公司裡,或者說你做的這個職業,有什麼不正當,這樣是不行的,呵,所以這個都要考慮到。那麼,「正精勤」就是說,因為你要改自己呵,也不是可以說,喔,去法師那裡聽他講了之後,說:「好啦、好啦」,但是回來又忘記,什麼。不行呃,自己要一直努力啊,纔改得過來,呵。那麼,你看,到這樣以後啊,他纔提「正念」和「正定」,有沒有?「正念」那個——你以後要知道,以後慢慢問法師那個學術、論述、什麼,那個也有點像習定吶。不過,你看,它排到那麼後面去了,可見我們、我們要講的——不是說,我們忽然提出來說,要把習定講得太難了。不是啊!釋迦牟尼佛原來講的時候,就是講得很清楚說,習定是後面的事啊,呵。所以你要做這個,你自己要很注意前面那些——啊,我這裡怎麼樣、那裡怎麼樣,自己好好的看一看,嗯。而且從他這個、他這個排的這個「正見」、「正思維」、「正語」、「正業」、「正命」、「正精勤」、「正念」、「正定」,這樣來看呢,你就知道呵,佛法的「正定」是——頭一點,它要融通佛理,而且它要三業一致,而且要勤正修習;有這三個條件,呵。

再來呢,我們要講說陳上師——他也講過說,學佛有八個次第。這個、這個是很重要的,為甚麼呢?因為平常呢,我們說:「喔,我學佛啊、學佛啊﹗」但是他、他問的問題啊,都是那個說——唉呀!家裡有螞蟻啊,我可不可以殺啊?唉呀!孩子頭上有跳蚤啊,我可不可以那個?這個當然也是問題啊,也是我們要去考慮的。但是呢,你如果生命這麼短呵,你要在這方面得到真的好處的話,它倒不一定是說,喔,幾百條戒條,我每一條都這樣子。就是說不是、不一定是說那個細節呵,你都要那樣一絲不苟呵。啊,你永遠只在那裡注意這一點、那一點、那一點,它其實有大的那個步驟的地方;你大的步驟的地方要是——你們真的一步一步做到,你再來談那些,還比較有意思。所以現在就是要跟你講說什麼是那個大的步驟呵。他是用一個比喻來講,就比較容易了解它的意思呵。

頭一個,他說,「以無常錢」,第二個是「買出離土」,他其實——他意思就是說,你這個整個佛法呵,它教你做的一些事情,常常你會覺得,唉呀,說起來很好,離開我們生活太遠了嘛,你講的這一些根本都是不切實際的;但是呢,佛、菩薩講那一些不是不切實際啊!只是有一個實際,我們平常沒有去想到,這個實際就是「無常」這一件事。因為我們平常總是要繼續生活啊,所以你整天想的都是說,喔,明天怎麼樣、明年怎麼樣、後年怎麼樣;你一直想下去啊,都是想到活的,你沒有想到死啊。最近我看國語日報上,一位老先生七十歲過生日,他、他自己做一首詩祝壽。我已經不記得詩的內容,但是他就是說,七十歲怎麼樣啊、八十歲怎麼樣啊、九十歲怎麼樣啊、怎麼樣、一百歲怎麼樣,他就是往、往好的去想了。當然我們也希望他長壽啊,但是呢,實際的是怎麼樣?人生無常﹗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該你走,什麼事情你打了如意算盤——你就是因為打太多了,纔會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、九」——你自己打太多了嘛,呵。所以他提醒你這個事實啊,不是要——怎麼講?好像說挫你的興致,呵,不是這樣!就是說,跟你講說,欸,還有這一面啊,你活一天的時候,就是往那邊靠近一天了,呵。所以喔,你、你要是兩邊都看呵,你這個生活纔是真的——不是說,自己活在一個自以——「一廂情願」的迷夢裡面;你纔能做很實際的這個打算,呵。

那麼,所以我們要了解很多佛、菩薩教我們的——你要從「無常」來想,那你纔知道說,啊,他講這個,真的有意義。你說──你天天這樣子,唉呀,這一些事情——名利、名利,煩惱、煩惱、煩惱。你要是想到無常,你就知道,何必呢?呵,明天生命就走了,你到底在幹甚麼?何必害自己害得這麼深?什麼都說放不下?(聽眾熱烈鼓掌)對不對?到時候——一來,有什麼放不下?全部放下﹗什麼是真的你的?沒一樣是你的。到那個時候,只有什麼東西真的有關啊?你這一輩子啊,到底是真心幫過人,還是欠過人?那個、那個——什麼都帶不走,那個是永遠跟著。那個時候真正能救你的,只有就是說,我這一輩子服務,我得一點快樂;其他沒有。搞清楚喲,其他都假的,嗯。所以呵,你從這邊看的話呵,那麼你——第二個,你就容易做了。平常說,啊,放下、放下;哦,法師那裡有什麼——法會很重要,啊;不過,哪裡一個電影更好看啊!(聽眾笑)對不對?什麼、什麼,都有比較的嘛,對不對?啊,功課,喔,定課很重要、定課很重要;唉呀,八點檔到了——(一看電視,時間就)過去了,有沒有?

就是說,但是你從那邊想,你現在沒有病啊,你覺得好像說,你真正──比方說,你走——你不曉得怎麼樣走哇?你要是病苦拖很久、什麼的時候,啊,那時候你要念一聲佛,都很不容易耶。所以你要趁著你現在很、很壯啊,心裡很沒有事啊,就謝天謝地,趕快加油啊,把自己這個心力培得強一點吶,你到時候纔有真的安穩。而且還有一點呃,你這邊要懂這些道理,做好事、什麼,那些惡業可以避免啊。本來是有宿業的啊;我們不知道過去生做什麼事,會遇什麼報啊,但是真的大會變小、小會變無啊。那你要是懂「無常」呃,那麼你很多都可以放下,倒不一定人人都要做到法師、都要出家了。但是呢,你至少呢,欸,家裡有家裡的責任、辦公地方有辦公地方的責任;但是呢,你就不會說要去強求啊、要去貪圖非份啊,什麼,有沒有?你儘量地就是說,這一些該做的做完呢,我要爭取一些時間呵,在那一個時間,我這一些就真的不管了,我已經繳費繳完了;這一邊是真的我自己需要的,大家來做。而且這個也不是自私自利啊,因為你哪一個念——修得好,你這個心力強啊,你替別人祈禱就會有效果呀。這——大家是一體啊,一體可以互相幫忙。你——比方說,哪一個有病啊、要往生啊,你自己念可能不行,他已經不能念都沒有關係,大家互相來——都喊來一起念,那個、那個會很大的幫助,呵。所以這樣子呢,你知道「無常」,你就做得到說「放下」,就可以有——那麼,你放得下世間的呵,你纔等於說,要蓋房子,有了一個土地可以蓋了;這個土地,其實就是你的時間吶。你放得下,你纔有時間真的修一點;你放不下,你永遠沒有這個時間,呵。

那麼,有了這樣的時候,你來——第三步就是「築戒律牆」了。你要、你要種一個好東西呢,你要是沒有築個牆呢,等一下——欸,鹿來就把它吃掉了,有沒有?就是說你要修行呃,你爭取到了時間以後呢,你就開始要注意了,喔,我們交的朋友呢,都是這一些已經了解這個——要念佛。大家碰到了,就是念念佛;不會說,欸,來去打八圈吧,對不對?呵,這個很重要耶。你現在有爭取時間,要是還是這一方面這樣子的話,你也很難嘛。自己要選擇了,就是說守戒律了,呵。

那麼,再來呢,「下菩提種」。「下菩提種」是甚麼意思?就是說,你要了解說大家是一體啊,大家一樣苦啊,呵。所以呢,就是說,你做這個,不再是為哪一個了。這個法,我們自己來修,自己會得好。而且要設法呢,遇到別人有苦,慢慢跟他講說,有這個方法可以出來,呵,這就是菩提種,呵。(上師哽咽)

然後呵,「澆大悲水」。「澆大悲水」是甚麼意思啊?就是說,你已經有心要大家好,你要真的去服務;從實在的服務裡面,你這個菩提心纔會發起來。你不能說,啊,我存好心、存好心。遇到要做事情、幫助別人的時候,總是退三步;那個——這個就不容易發出來。我們人不能只是在心裡想,一定要做。你越做越多,這個——它越茁壯,它這個才會真的長起來,所以「澆大悲水」就是要真的去服務,呵。那麼服務的時候呵,你要考慮到說,怎麼樣的服務啊?比方說,你說,「喔,這一些人沒有飯吃,太可憐了。啊,好吧,我們煮些飯給他吃。」這一頓吃完了,他下一頓又餓了。這一些你當然也要做呢,但是呢,你要想還有更徹底的——他是不是只是吃完飯就沒有事了?他還可能生病。但是,你就算所有的病都治得好呢,他還有死、他還有輪迴,有沒有?那我們、我們的力量也很有限啊,我們也沒有那麼多錢可以什麼——啊你沒有、你沒有飯,我誰都——我都可以給你;你沒有地方住,我自己也只有一間房子。所以,歸根結柢呢,就像說,政府——他們在幫助人,他也會想到說,就是要甚麼職業訓練,就是要使他能夠自己站起來,那是真的徹底幫他了;不是說,變成依賴你,那也不是徹底幫他嘛。你教孩子也是要他將來獨立啊,對不對?呵。

所以,我們懂得佛法,也要知道說,也許世間的,我們做的,做不到那麼多哇,但是這個是生生世世的苦啊,他這個要是不懂得,欸,他下輩子又在、又在——不曉得甚麼時候纔、纔得完的呵。那麼,我們的服務呢,可以偏重在甚麼?就是——這個超出輪迴生死,這個徹底地解決他的問題的這個服務。也就是說,你自己要是——比方說念佛能念得好,那麼,人家看說,欸,你為甚麼那麼喜歡念佛啊?喔,或者說你念佛,結果替人家祈禱有幫助囉,那麼人家比較願意聽你的話啊。噢,人家願意聽你的話的時候,你就可以勸他了,你說:「唉呀,這個啊,我以前也不知道。後來知道,做了這麼多年,真的很好啊、什麼。」再慢慢講呃,一個勸兩個、兩個勸四個,欸,這樣子,越來越多,這個社會風氣就變了,你纔有可能住在安樂的地方嘛,對不對?這整個社會,我們哪有辦法——比較多是被社會帶著走啊。唯一你能夠說使他變好的話,就是這樣——自己努力啊,呵。每個人知道了,就是努力、努力,咦,慢慢就變成風氣,就是不一樣了。

那麼你看,到這裡以後,他纔講第六步纔是「施定力肥」,也就是像我們剛剛講的,先要這個──外面的這個行為的已經調練了差不多了,纔再來做這個比較心裡這個微細的;到這個地方纔去習定,纔夠深啊,呵。那麼,經過定力的結果,再下去纔說「開智慧花」,「結佛陀果」,那是最後面的事情,呵。

所以,我們知道習定的人要有「無常心」、「出離心」及「菩提心」;要有出離世俗、實守戒律及服務眾生的行持做為基礎,才能得到佛法的正定。所以這個就很——大家自己要檢討,呵。自己的基礎,哪一方面比較弱,就那一方面要去加強,這樣子,呵。

那麼,習定在學佛修途上有甚麼重要性呢?頭一個呢,它是戒、定、慧的樞紐,承先啟後,所以我們講說「戒、定、慧」。就是說,它「定」——正好是在中間;就是說,你要是有了定呵,欸,你守戒也容易,這個智慧要發展,也纔有可能。為甚麼?你沒有定力的人,你心雜亂,那麼你這個不容易得到一個清明啊,所以你智慧就不容易開展,呵。那你有、有定力的人呢,他不會說,欸,看到什麼就這樣跟著跑了,那麼他守戒就容易了,呵。所以它、它有這個樞紐的作用,它是像挑擔子——它是中心點,可以把兩頭都挑起來,呵。

第二點呢,它是六通的根本。就是說神通呵,普通外道的神通——什麼天耳通、宿命通、天眼通、什麼,叫做「五通」,然後我門佛法有一個叫「無漏通」的。這一些通力是怎麼來的?是有了定以後,慢慢自然發展的,呵。這是為甚麼呢?你想想看,我們不是說一切都本來我們有的嘛,這一些我們本有的;但是你沒有定力的時候,是甚麼情況呢?喔,你一下子心靜下來,欸,可是馬上又一個世間什麼事情,又亂去了,這樣子就——它這個本、本來的這個能力啊,你沒有辦法真的發揮出來,因為你沒有——怎麼講?就是說,你、你平常在世間的活動是在一個比較粗糙的層面,要到你靜下來了,纔到一個比較微細的層面的時候,纔是那個神通的那個層面,呵。那你如果只是偶爾這樣靜下來一下的話,那、那你怎麼看到這邊是怎麼樣?因為你又出去了,這樣你就看不到。只有等你有了定力,你心都是一直這樣很、很穩,很、很微細的時候,那時候你纔能看到什麼叫「定裡的境界」 啊,什麼、什麼,這樣子,呵。那你看,為甚麼有的人生來,他就「陰陽眼」啊,他看什麼、看什麼;或者小孩子──小孩子心裡世間事啊,還很少嘛,呵,欸,有的小孩子就能看到什麼、看到什麼;那個就是因為他那個時候還比較多時間在——比較這個微細的層面。

那麼,第三點呢,就是——它是佛法一切果位證量的基礎啊,所有他能夠修、修成就的呵,沒有定力是不能成就。所以定力的修習非常重要,但是我們一般而言呢,先要注意的是以前的——習定以前的基礎,先把它培好。那麼你已經在習定的人——你繼續,但是你要注意去培養你的基礎,纔不會發生毛病,而且可以進步很快。

然後,再來我們要講一個叫做「習定的整體性」,呵。那麼,止觀的能力,就是說習定呵,那麼習定的結果,你這個能力高低呢,它是怎麼一回事?它是你心裡面有一個清明的程度的綜合表現,呵。但是內心這個清明呢,有賴身心的平衡發展與維護。這個是一方面要平衡發展,一邊我們要很注意啊——注意調心、注意照顧身體啊、注意健康啊,什麼。因此,你習定要顧及飲食,你也不能吃太多,也不能餓啊,呵。然後你要注意衛生、要注意健康這一些、要注意運動、要──(原始錄音檔未錄到音)這樣經過長久不斷地努力,那麼你止觀——(原始錄音檔未錄到音)〔如果地基不穩就〕建一個樓,這個隨時可能垮下來的;但是你要是能夠真的這樣一致啊,我們講要注意的這一些——什麼發菩提心啊、做服務的——這個澆大悲水、什麼,都做了以後,這個是很穩固的一個東西。如果不明此理,只把習定做為休閒的調劑呵,雖然可以得到精神上的化妝效果;就是說,你去——每次有打坐,欸,果然心裡比較舒服啊、比較不那麼煩躁啊,欸,一天工作的那個疲勞恢復啊、什麼,呵。但是這種是像化妝一樣,因為他那裡頭沒有改嘛,他只是外面暫時好看而已,却難形成安定生活的磐石,呵。並且呢,隨著定力的增加,內在的自相衝突也會增高,十分危險,這是我們已經都講過的,呵。所以喔,我想我們需要講的呵,就是這麼多而已。其他的因為這裡已經都寫了呵,你們可以自己看,那如果有什麼不懂的,再向法師請教,呵。那麼,我們先就是講到這樣子囉。那,現在就看看說,有沒有什麼問題?

(佛法問答:略)

 

吉祥圓滿

 

二○一三年四月三十日
養和齋    於加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