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渡自己,還是先渡眾生

MP3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開示及總校:林鈺堂上師
錄音:弟子海寧 初校:弟子疾呼 筆錄:弟子曉艷
二○一四年八月一日 講於中國北京

上師:題目是你(上師詢問弟子念成)講的,那個叫什麽?你說吧。
念成:呃,那個題目是〈先渡自己,還是先渡眾生?〉

上師:哦,哦,他、他問的這個問題,就是說,佛法都說要渡眾生嘛,呵,啊自己當然想要成佛、開悟嘍。那——到底要哪一個為先啦?他的意思是這樣子。但是,我們要知道,有時候我們的問題往往是因為我們把它想成是,好像只能一個先,或者,嗯哼,一定是這一個先,或那個先啦。那麼,這個也可以問幾個人嘍。善喜,你認為先渡自己,還是先渡眾生?

善喜:最好同時渡。
上師:呵,最好同時渡。
善喜:眾生成,自己成。

上師:海涵,你覺得怎麼樣?
海涵:上師,我以前聽過課,有的講,呃——凡夫發心啊,有三種。開始呢有一種,就是偏渡自己的;然後呢,再發心發大一點,就是眾生和自己一起渡;還有呢,就是發心更大的,就是先渡眾生。 上師,我講的對不對?

上師:哦,平常他們好像——我記得的比喻,它是說,哦——有的呢是牧羊人囉,牧羊人的話,他是趕著羊,就是把眾生引、引到那邊去。那——所以呢,會眾生先渡嘛,他自己在後面,纔、纔能……。有的是船夫嘍,船夫他從煩惱的此岸到解脫的彼岸呢,他把眾生帶過去,所以,他們是同時到的,呵。還一種呢,叫做「太子發心」,那是密宗的想法,它是說,嗯,哦——力量不夠,沒辦法渡眾生,哦。所以呢,我要先、先自己修成佛;成了佛,就像太子繼了王位以後,可以大赦天下,我可以一次、什麼,誰都渡到了,哦。所以,有三種啦,哦。

但是,我們先來講這個,「渡」這個觀念啦,呵,就是說,渡呢,你是要幫——你是要過去嘛,你要從這個煩惱的海裡到達那個登上解脫的岸嘍。那你要、你要怎麼過去?這個東西不是說,我、我說我想過去,就是——你至少要會游泳,才能自己過去呀,哦。那,你游泳還要技術蠻好呢,你才至少能救一個人過去而已。就是以游泳來比喻呀,哦。那麼,你有了船呢,你可以一次帶好幾個過去,哦。但是,你要知——你如果能建個橋呢,說不定每個都可以這樣過去。所以,就是說,這裡——這個幫助人家,「渡」這個觀念,「渡」的觀念裡面,少不了說你要有「渡」的能力嘛,你沒有能力的話,談不上渡了,哦。那,所以呢,不管你說先渡自己或渡眾生,你的發心如何、什麼,一個基本的就是說,你要有「渡」的能力嘍!

那,我們一般來說,你當然說,發心說,「哦,我要做牧羊人。」牧羊人可不是羊啊,你已經要跟牠不一樣了,你知道路在哪裡呀,往——怎麼樣趕牠啊,能夠把牠引導到那邊去,你才能做牧羊人啊。哦,你、你船夫——你也不是一般人啦,不是每個人都會划船過去的,哦。你要蓋一個橋啊,現在的話,有飛機呀,那更、更不得了,你、你需要的那個技巧、能力,就——還有資源,都是要更大嘍,哦。所以,這樣來講的話,哦,就是說,其實呢,如何——哪一個先,不是問題,而是說,有什麼能力去渡他?重點在這個地方!那麼,你要有那個能力去渡別人的時候,你要說,自己都還——遇到水就沉下去的人,你談什麼嘛?無從談起呀!所以,在這裡來講呢,好像說,應該是先只管自己嘍。

但是,佛法是跟我們講說,你一切的問題,根本上出於什麼?「我執」太重了!什麼事老管自己、老管自己,看不到全局,也不管別人,哦,自私自利地做,那,你也煩惱,別人也煩惱;大家糾纏嘛,哦。所以,它說,你要從自己解脫出來呀,你這個「我執」要放啊。那你說,我現在只顧自己修,你是不是又、又去加重你的這個「我執」呢?這裡就出一個大矛盾了;有沒有?但是我們沒有能力,又、又如何幫別人呢?所以就說,你先要有這個能力。但是,在有這個能力的時候,你的方法不是去只顧自己,而是,頭一個你要修佛法;為什麼叫「修佛法」?因為它佛法是已經解脫了的人,看你有問題,他安排一些,教你說,你這樣做、這樣做;這樣做,這樣做的呢,跟你原來煩惱很多的,是相反的,可以把你從煩惱裡面慢慢帶出來。這個方法是已經過去的人,好像說建了一個橋一樣,或者造了一個船一樣,你要學會這個嘍,誒,你很容易過來。哦,你有船可以划過去,比你自己一個人這樣搞,是不是容易嘛?它——佛法的重要,就是說,它是這種幫助你解脫的方便,所以你要依賴它了。

然後,再來呢,即使你依賴它在修呢,你老是想說,哦,我這樣修,我現在多少功德了,我到菩薩第幾地了。你還是離不開「我」的話,你不能得真正徹底解脫啊!你因為——你眼界永遠很小,你看不到整個法界。所謂「法界」,是比我們感官的世界還大的,就是任何可能或者真正存在的,都算在一起,叫做「法界」,佛法的觀念,哦。那麼,在這個整體裡面的,你根本沒辦法看到的時候,你怎麼可能得徹底解脫?怎麼可能有那種智慧去指導別的煩惱中的人說,你怎麼樣出來?指導別的眾生從他們的——哦,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那一些境界往上提昇?都是不可能的,哦。所以呢,在這個修的過程中呢,雖然是——你——因為你管不到世界嘛,你怎麼樣去改這個世界啊?管不完的!你能管的只有你自己的心跟行嘛——你的心裡怎麼樣想,你怎麼樣行為,這個是你可以管得到的。

但是,你做起來好像是只管自己,但是呢,你的發心不是為自己。你已經知道說,為自己的話,就是重復以前的錯誤啊。所以,你的發心是為一切眾生,那麼,你做起來的事情呢,除了自己照著佛法教你的方法、這個方便來修以外呢,你要做一些以佛法去服務他人的事。就是,不再只是我嘴裡、心裡想,自己關著門,永遠只是我自己的事;不是了。你跟別人有來往,呵,在這個來往裡面呢,你是讓他慢慢跟佛法熟悉嘍,瞭解佛法的內容嘍,也肯修嘍;瞭解佛法的好處,肯修嘍,哦。這樣的話,做是專注在自己的修上,但是,修的方法、發心和這個做的事呢,都要是普及於一切眾生。這樣的話呢,那麼,當然你越努力的人,你就越早解脫了。但是,隨著你的解脫呢,旁邊這個有機緣跟你碰到的人呢,也得到你修的好處。比方說,你有念過佛的人,你就有辦法跟別人講說,哦,念佛的話,有什麼好處,我的經驗是這樣。然後呢,你真正做久了,你有什麼問題,(就知道,)哦,這個時候該怎麼辦。你沒有做過的人,怎麼、怎麼幫人家?對不對?你真正有經驗的人,就可以一點一滴引導別人。所以,你也可以幫別人,雖然你還沒有成佛,雖然你也許連離開輪迴都、都還沒有。可是呢,誒,你得多少,在這個過程中呢,你身邊的人就或多或少會受到你的影響,可以得到你的好處。所以,實際上來講,「渡他」跟「自渡」變成一個事情——你修的上面也是一個事情,你這個生活裡面它也是一個事情;這樣才會圓滿,哦。所以,瞭解了這個以後呢,哦,哪個先、哪個——那個只是想起來有這個問題,實際上不存在這個問題。嗯哼,呀。

那這裡呢,剛剛講的都蠻抽象,就要仔細來講一下,什麼——就是說,怎麼樣的修法呢,你可以從煩惱裡出來?這就很重要嘍!這裡要講的就是說,頭一點,你想嘛,我們為什麼老是心裡這個煩惱一大堆,跑不出來?這是因為我們習慣了就是說,擔心的就是自己嘍,自己的家人嘍,自己的事業嘍,自己的什麼——社交的關係嘍,自己的事業嘍;有沒有?老是這一套。而且這一些呢,都是互相連著的;你想到東呢,就又想到西嘍,它們都彼此間太多親密的關聯了,所以你跑不出來的。而且,你從小到大只曉得關心這些事,所以,你沒有活路可走啊,心靈上沒有解脫的門呃,也沒有路啊。那麼呢,你知道佛法在那裡教來教去,教什麼事情?它是教我們說,哦,你——比方說,念佛吧;比方說,拜佛吧。這些事情是在幹什麼呢?頭一點你想,佛——念佛的話,就是念個「阿彌陀佛」嘍、念個「觀世音菩薩」嘍,哦,或者說,持個「嗡媽尼悲咪吽」,這是觀世音菩薩的咒嘍。那,這些有什麼意思呢?它唯一的意思就是說,哦,它是完全清淨,啊——想要救一切眾生。要有意思的話,只有這種意思,跟你原來這一套私人的糾纏,一點都牽扯不上。

那麼,你現在心要是能夠往這邊,哦,試著「阿彌陀佛」一次,哦,你本來所有心力都在這個糾纏裡面的,誒,終於有條路出去;有沒有?你、你說,你原來幾十年的力都在這裡呃;現在,哦,你找到一條路了。你說,我再唸、再唸,慢慢、慢慢,你的心力往這邊過去了,這是跟你這一團亂的沒關係的,純粹就是「阿彌陀佛」而已,也沒有其他了嘛,呵。這個——你要是能養成習慣每天都做、每天都做,像做體操一樣;做了體操,你慢慢身體就健康,就好了嘛。同樣嘛,你這個心靈上,現在有個活路,有個新鮮的營養,往、往這邊走,噢,到你那個心力真的很專注往這邊來的時候,你說這些煩惱還在不在?煩惱所以是那麼重,是因為你一直抓緊緊的嘛,是你的心力使它在那裡呀!你的心能放得開的時候,這邊能——往這邊來的時候,這個不見了,根本就不見了!不要說會糾纏你啊,根本不見嘍——它存在只是因為你心在那裡攪它啊,哦。所以,這是一個活路啊!哦。所以,很重要,要維持——這個是純潔的,就是不跟世間這一套有關係啊。

然後呢,它為什麼要你這樣做?因為呢,從佛法的觀點講,我們本來沒有問題呀——我們身體本來是很輕鬆的,我們本來是能有定力來做事情的。為什麼變成心裡很亂啊、身體很緊張啊、什麼,就是因為心裡執著太多的結果,影響到生理也是很緊繃啊,壓力很大,哦。但是呢,你如果能一直做這個「阿彌陀佛」,或者做拜佛啊,每天只對著佛拜,那麼,這樣做久了呢,哦,當你在做念佛、拜佛的時候,你、你那個行為跟那個念頭都是很純粹的,就是說,「阿彌陀佛」就是「阿彌陀佛」,沒有別的;拜就是拜,也沒有別的。我們平常任何一個動作,裡面都可能存著一些用心在嘛,它這個是完全沒有這些了。你回到那樣的時候,你就鬆開了,而且,這個呢,不是光是我們相信這樣而已,而是,你要是肯這樣照著做,每天真地做的話,你會發現什麼?你會發現說,做的過程中,真的心裡比以前有安定、有寧靜,啊,雜念漸漸少;然後那個什麼?身體也開始鬆了。真的這一些可以一點一滴慢慢感覺到!這樣子的,哦。

那,這個基本的原理講了。然後再來呢,你說這個方法要怎麼勸人,因為你不能勉強人家說,哦,你一定要信佛啊。哦,他也沒有看過;你說淨土在哪裡呀,他也不知道;對不對?但是呢,你跟他講說,「你有煩惱,你心裡不平安、緊張,你想不想有一個方法使你能這個東西消減?」哦。那麼,你要先自己做,做——有些這種得到好處的經驗呢,你再來跟人家講,你說,「就做為你心能夠安定,能夠少雜念,這樣來練習吧;你試試看!」這樣子勸人,合理的嘛,就是說,普通人也可以接受,也沒有強迫他信佛啊,哦。

然後,另一邊要講的是什麼?就是說,佛、菩薩是我們做久的人的經驗是真正存在的,所以呢,你在拜祂、念祂的時候,祂真的是——祂是——跟你是沒有間隔的,祂能夠幫助你的。但是,因為我們老是自己的煩惱太重,把自己關在一個籠子裡,所以,感受不到嘛,哦。那麼,你在這個肯虛心來拜祂的時候、念祂的時候,哦,你心對祂開了,祂的力量能夠進來。所以,你能夠得到祂的保——那個力量的幫助,叫做「加持」啊,哦。這個是——慢慢就、就可以感受,有的人很快可以感受;這樣子,嗯。

所以,我基本上是跟你們講這些。然後,那些書啊、什麼,歡迎你們拿去看。然後,我所有作品,甚至有些這些演講的錄音、什麼,都在網頁上有,哦。然後,網頁上呢,你如果去找那個「淨土類」啊——我有分類,我的作品。你一——網頁一進去,它有一個——啊——有好——有一個「曲肱齋全集」,那是我上——我師父的作品,然後一個是「養和齋全集」,是我的作品。那個進去以後,它有分類的,你去「淨土類」找的話,兩本書——一本叫《勸念佛》,一本叫《寶井清泉》,那兩本都是整本書在那裡,你可以——哦——PDF、什麼,這樣download——把它下載,然後就——來——自己來讀哦。那個因為都是演講集呀,所以蠻容易懂。而且那兩個的好處是,你如果那兩本書先讀了一下呵,差不多開始學佛的人會有的問題,都在裡面提到,都解答了。因為,我連那個什麼——演講時候後面聽眾的問答啊,重要的也都有筆錄在裡面,所以,那兩本開始讀蠻好的,哦。啊你們如果是習定有興趣的,那個《金戒子》——這一本是。那邊另外一本是今年新出——是《綻梅靜佇》,那個是——其實我作品很多嘛,然後我一直出的書就是,啊——這一陣子的作品就照著寫作的時間呢,就訂成一本、一本,這樣出來。那個《綻梅靜佇》雖然今年新出,其實,作品都好幾年前的東西了,有些也是弟子們的心得啊、感想;這樣子,嗯哼,呀。

那你們有什麼問題的話,歡迎你提出來討論,呵。

弟子:上師,我聽說過一種說法,說菩薩不會介入世間的因果;這個說法是對的嗎?

上師:不是說不介入世間的因果。它是說——因為你完全不介入,你怎麼幫人出來咧?但是祂的介入,不是世間的介入,不是說,我去幫哪一邊;那、那祂心應該是平等的,我為什麼只幫這邊呢?你說你信,我就幫你;那,不信的人,我就對他怎麼樣,那、那就不是真的想說平等救渡眾生了。所以,祂是應用——祂為什麼要——你說化身、什麼,對什麼樣的眾生化不一樣的形態,就是說,跟你親近,跟你做一樣的事。但是呢,祂藉著跟你來往的因緣呢,祂是要把你帶到佛法去,讓你能夠自己修,因為你自己不肯修,誰也幫不了啊!呵。所以,那種都是「一知半解」的話,不真正瞭解道理。祂當然不能介入跟你世間一套嘍。那,我只幫你發財,那其他人怎麼辦?沒有這回事的,祂又不是這種心呃。所以,你自己遇到這些話,也是自己要去想,怎麼樣才是正確的;有沒有?嗯哼。

弟子:那佛、菩薩化現的話,祂是化現成我們身邊的人呢,還是真的有個出來?

上師:《普門品》有出現呃,有寫啊。祂不一定的,祂——也可以示現有情,也可以示現無情,什麼都有可能。就是說,你、你相信祂,你急難的時候求祂,誒,忽然問題得到轉機,忽然情況改變、什麼,那就是了。

弟子:也許是一個真的人來幫你?

上師:對,什麼都有可能,嗯哼。也不一定說那個人就菩薩臨時示現,不用嘛。哦,你正需要什麼的時候——啊,善喜——佛、菩薩讓善喜去做一個什麼,幫到你了;這有可能。

弟子:上師,怎麼把佛法跟生活——給他們結合起來?

上師:佛法要跟生活結合呵,要找到原則啦。因為,誰講得清所有的細節?每個人情況又不一樣,每個人程度又不一樣,能做到的也不一樣。所以,我當年自己思考這個問題,就是——佛法怎麼樣用到生活裡。我就是兩個原則:一個——這是一體的兩面,一個叫「開闊」,一個叫「無執」啊。你問題很多,是因為你堅持某一個見解、某一個想法,你不能去想其他的可能啊,其他人的見解、感受啊,你老在一個裡面,那麼,這個是問題的根源。你這一些要學說能夠鬆一點。「開闊」就是說,眼界開闊,你看到全體的各方面;然後呢,你心也要開闊,你不能偏私嘛,你偏私不會有解決的。你偏這一邊,那邊的人不會想爭嗎?對不對?你一定要想一個說,怎麼樣子是合理,大家都好;往這方面去調自己。啊,這兩個是一體,怎麼講?你放不下自己的執著,你怎麼開闊?你看什麼也看不到。然後你越開闊,看得越多,經歷的事情越多,知道說,這個事也可以這樣處理,也可以這樣處理,那麼,你就容易放;對不對?啊。所以,你如果真的心是很——看得很多、很大的人;這樣也可以,那樣也可以。你——還不懂的,這樣就可以,那樣——這樣才可以,那樣才可以。差別在這裡,整個那個心態啊,嗯哼。

弟子:有時候、有時候我們放得很開;我放的時候,還是沒有自我,別人就會得寸進尺,那、那,搞得我很煩……

上師:問題是在——這裡面是說,你還是在個人的利害上考量,當然有這些問題了。現在就是說,你能不能什麼事情都換成菩薩的眼光?就是怎麼樣子,只是種種機緣來接引他學佛;換成那樣角度去處理事情,嗯。那、那裡面都是說——方便、善巧。「善巧」的意思就是說,哦,你也不是說,一味地就是隨他去,那他學會只會——學會欺負人;對不對?「善巧」就是,你怎麼樣子讓他領悟說,這樣子不對,他自己不願意這樣了。這就要你自己磨練嘍,這沒有人可以跟你講一定怎麼做。但是,你基本上,不要從個人利害想——你永遠煩惱不停;你從菩提接引上想,改成這樣子。

弟子:很難。有的時候大腦覺得應該OK,但是實際上,心裡面還是很執著。

上師:那、那是因為「執」還沒開啊,那個也不要說針對那個要做什麼,你越針對它,你就越跟它糾纏嘍,力量在那裡。所以,就是靠平常多做功課、多做佛法的服務,把力量往這邊移轉,它——讓它自己沒有掉,嗯哼。而且,佛法的服務裡面因為會接觸種種的人,遇到種種的事,真的是可以幫你開闊很多!

弟子:上師,我們可不可以理解說,我們遇到人或事,這都是我們學佛道路上,佛、菩薩故意給我們設置的?

上師:這樣是修行上很好的想法。因為你這樣子的話,主要就是我寫的那個「容忍,容忍,無不容忍,無不樂容忍」,就是你從「容忍」修起。種種事情來,你先、先要包容它,但是這個包容呢,你如果是說,哦,我很受不了,我勉強,那種就很辛苦;不是這樣。而是想成說,啊——「一體無限」那種容忍,就是我開闊了。這個世界這麼大,這種事到處都是的,這祗是裡面的一個例子;有沒有?這樣開闊了以後的,它就不是大事了。你在那裡——你怎麼可以這樣、我怎麼——那、那你專注在一小點,你很難容忍的。你說,全世界到處都是這個事情,啊,每個人都遇到了,這個人這樣處理,那個人這樣處理,我為什麼一定非這樣跟他糾纏不可?我也可以怎麼樣;有沒有?你就看到說其他的處理法。這樣的容忍呢,就叫做那個什麼——不是強忍了,而、而是那個開闊的、一體的那種包容。這樣的話,你這樣去修「容忍、容忍」,就是說一再地修,一再地修這種一體的包容。然後呢,慢慢地呢,「無不容忍」;你越來越能夠接受種種情況,都還是安然無恙,哦。「無不樂容忍」,這是到什麼境界?就是說,你因為心真的超脫了,誒,所有這些事都變成「無足掛齒」了;知道嗎?最後就「樂」了,「樂」的是說,體會到自己已經超越了,不是問題了;以前是問題的,現在全不是問題了,哦。

弟子:那上師,就是說,針對身邊頻發的暴力事件啊,或者是戰爭啊……

上師:這些——我給你講,我們個人是不可能怎麼樣的,但是呢,我們以前沒學佛的話——學佛它教你說,法界其實是一切一體,就是說,一切是息息相關。那麼,我們怎麼辦呢?我們不可能有力量去改變它,或者馬上給它補償、修正。但是呢,我們至少可以做到說,我們心裡為他們念佛,向佛、菩薩求幫助;這樣子。像我——為什麼會很多人寫——噢,哪裡事故啊、什麼。這些告訴我,就是、就是要我來祈禱的時候,希望他們經過祈禱呢,佛、菩薩來幫助他們。不是我有力量,而是佛、菩薩。我們祈禱為什麼會有力量?是因為我們習慣於說,完全無條件,只是遇到事情就替人家——都是平等——哦,給你做頗瓦超渡啊,給你祈禱佛、菩薩加持。這樣做久了呢,佛、菩薩心願本來就是無限對一切眾生的,祂那個力量就隨著這個心念過去,他們就會感受到好處。所以,你在這裡幾天也看到嘛,台灣的弟子打來啊,她是身體、什麼不舒服了,誰什麼——什麼問題來,哦,美國也有電話來;有沒有?就是都有事情。他們知道說,請我祈禱呢,他們會得——很快得到一個幫助。可那個是什麼幫助?並不是——我哪裡能瞭解你所有的情況說,該怎麼幫你?不是我在做,我根本不知道。我只是——哦,好,我知道你的事情了;剩下的,就是佛、菩薩在做,佛、菩薩去幫他們的,嗯。

弟子:我有一個問題,困擾很久了。我想知道,就是同樣修一個法,就比方說「加行法」,但是呢,授傳的師傅不一樣。比方說,我是我的上師傳的,然後,他是他的上師傳的,可是需要有人幫我——這個我不太明白,那這個,我可不可以找這個——就是跟我不是一個上師傳的人,然後一起來修這個「加行法」?

上師:也沒有關係呀。一起修是可以,但是,哦,各修各的啊,因為你的傳承不一樣嘛。

弟子:我想知道這個「傳承」指的是……

上師:它傳承是這種意思,是密宗比較強調這個了。因為顯教的法,實在也是有傳承,但是大部分都是普傳嘛,就沒有強調這個。密宗的話,因為是注意在說,這些法,學進去,有些很難,你要跟著一個有經驗的師傅。那麼,這個師傅說,我有資格教你,是因為我這個真的是一代一代這樣傳下來,這個法沒錯了;這個意思。還一個意思是什麼?就是說,佛、菩薩其實祂有力量呵,因為祂是超越我們凡人的程度哦,祂有力量幫助我們。那、那種力量呢,祂就——肉身沒有在,祂交給祂徒弟去了,就這樣讓一個一個傳下來。那麼,真正有傳承師傅,他教你這個法的時候,你得到的不止是這個我們人看到的這一些語言、文字啊、方法啊,還有一個精神上一個力量的幫助,也、也下來;這個意思啦。所以,你、你學的是這個傳承的法,你修這個法的時候,你、你就照這個法修。他是另一個傳承,他修他的法嘛。但是要瞭解說,雖然傳承不同,就好像說,那個自來水管,接的——有的接到這邊,有的接到那邊,可是,總源頭是「佛」啊!裡面的水也是一樣,就是說,佛法基本道理、什麼,不能是不一樣。只是說,哦,來到這邊,你們家水龍頭是亮光閃閃,他們家水龍頭普通而已啊。不是說真的、真的裡面東西——要是不一樣,就不對了嘛。但是,他在他家只能開那個龍頭嘛,你在你家只能開這個龍頭;這樣想,就懂了。那個法是照你這個——你的水管是這樣的,你照這個水管修,喔。知道意思了嗎?

弟子:如果再換一個講法呵,如果別的人來問我,別的師兄來問我,但是我們也不是一門傳承的。

上師:對呀!問題是這樣,大家討論佛法的道理、什麼,可以啊;但是你不能改他的方法,他的方法是他的師傅教的,他要照他師傅教的去學呃,嗯哼。就像咒的發音吶,我們唸這樣,他唸那樣,你不要想說改別人的,沒有誰對誰錯,本來都是清淨,本來都是——呵,就是——你師傅這樣講,你跟著他,因為跟著這個口音呢,傳承的力量也在,傳承的護法也是跟著這個的;這個意思,嗯哼。你本來剛剛要問什麼問題?

弟子:我說,有的那個家庭,很多都是自己學佛,但是說,家人、親屬他們不學,那該怎麼處理這種關係?

上師:哦,那個——學佛呢,因為我們要容易修的話,要避免跟社會衝突嘛;衝突的話,他們要——光是阻撓你,你應付都應付不了,你還有什麼時間、精力去做?所以,一般是這樣,願意聽你解釋、能夠解釋,就做;不能的話呢,就避開,自己單獨做;這樣子。減少摩擦囉,因為——但是,並不是說我們不管他們,而是說,你就在開始做功課的時候——這裡順便講一下,就是說,我們剛剛在講說,修行很怕說,又變成老是在關心——哦,我多清淨啊,我積了多少功德啊,又、又是「我執」嘛。所以呢,我強調一個叫「法界觀法」,就是說,你一開始修行的時候,不管你要念佛啊、要拜佛啊,你先想說,哦,我在這邊,前面的空中呢,是所有的佛、菩薩。那麼,如果我是念「阿彌陀佛」,前面就是阿彌陀佛在中間,西方三聖,然後淨土的聖眾,然後其他所有的佛教聖眾;如果我是念「觀音」,就(中間)是觀音;「綠度母」,就是綠度母;這樣子。

那麼,在這邊修的呢,本來你習慣以為說只有我自己,改成想什麼?右邊有父親,左邊有媽媽,不管他在不在了;前面呢,就冤親債主,就是說,跟你有關係的,這一輩子的親朋好友啊,你不知道的已過去世的、已經亡故的這一些,跟你有過業緣的,全部在這裡。然後,後面呢,就六道眾生。他們呢,最需要幫助的地獄道在那邊(上師指背後),然後餓鬼、畜生、人、阿修羅、天。那麼,所有這些眾生呢,都同一個面,向著空中,空中的那個聖眾也看著我們,在照顧我們、加持我們。然後呢,我開始這一念佛,就想說他們也全部在念;我拜佛,他們也全部在拜。你這樣想了以後呢,你就開始專心只念佛、拜佛,你不想都沒有關係。然後呢,等你做完了,你要做完功課的時候,哦,你迴向的時候,你又這樣想,全部都出現了。這樣子想的話,你的心會慢慢開闊。這樣子的話,所以,這樣的話,你原來說,哦,家人反對啊,不——那個——誒,我都替他們想了,這就是把功德都跟他們分享了。他們會慢慢潛移默化,受到影響,情況會改變,嗯。而且,這個——最近有個例子可見啊。那個念成啊,他父母都是基督徒,而且是——等於算可以弘法的那種人,都九十幾歲了;他媽媽現在九十歲,四十年的基督徒。然後聽他講說,哦,我們佛法不排斥別人呀,不是說把別人當成都是壞的啊、什麼……誒,改信佛法,念佛了!所以,你看,這不容易啊,哦;對不對?一輩子的,老人那麼大年紀,肯改過來都不容易,可是也發生了,嗯。可見說,你修行,然後迴向啊,慢慢有幫助的,哦。

弟子:我家裡就是這種情況。我老公是基督徒,我是佛教徒。

上師:但你不要跟他有爭執啊。你也可以去教堂啊;對不對?

弟子:沒有,我們兩個從來沒有爭執。我跟他去教堂,他也跟我去寺院。

上師:對,對!這樣就沒事囉。

弟子:我們兩個互相都沒有妨礙。

上師:對,對。

弟子:這就是包容啊,你包容他,他也會包容你。

弟子:我佛教的書他也看,他基督教的書我也看,就是互相沒有排斥性的。

上師:而且,你講到這樣的話,我跟你講——像我,見到耶穌是什麼時候?不是說在開始讀佛經、讀《聖經》的時候,而是到我讀佛經,然後,自己決定說,光讀書沒有用,非要修不可。開始一天念「阿彌陀佛」——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一天念一萬。這樣子修了,念了幾百萬以後啊,誒,也看見耶穌:耶穌穿著一個白色長袍,祂也給我一個短袍,同樣質地的,但是那個短袍的那個襯裡呀,都是寫著(中文)佛經的字。所以,這個東西告訴我們是什麼?我們在人間是有這些分別嘛,因為就是人——社會不同、什麼,當然是不同嘛;教會呀、什麼;對不對?可是,真正的那個實際精神層面的話,它是什麼?清淨了,它就都可以通了。呀,不是說,呵,這樣分的,嗯哼。

弟子:其實,一切都是人分出來的。

上師:對啦,是世間的那個觀念、執著,什麼,這樣子的結果。

弟子:有了分別心,就有了對待;沒有分別心呢,什麼都沒有,都是一樣。

弟子:在實際上,在修行當中,密宗對「魔」的這個定義和解決方法——比如說,有個人,你可能會知道他可能是和這個有關的,那,密宗怎麼包容這樣的?

上師:不是。頭一個你要瞭解,佛法的「善、惡」的觀念是什麼?能幫你解脫,達到證悟的就是「善」,它其實最基本的「善、惡」觀念是這樣;使你不能往解脫路走,這就是「惡」;基本是這種觀點。所以,什麼叫「佛」?什麼叫「魔」?也是說,哦,他——執著、不執著,解脫、不解脫。他執著,不解脫的,而又害了人,那是「魔」了。但是呢,他只要能轉念,他也可以是「佛」!就看這個、這個心有沒有開啊,哦。然後,佛法又一個說,啊——不執於相啊,無著啊;這是什麼意思?就是說,你不要被觀念綁死了,好像說,哦,善喜就一定是好的;天知道嘞!背著師傅不曉得做什麼事;有沒有?(上師及弟子眾笑。)就是不要被觀念綁住了;有沒有?所以,你也不要隨便用這種名詞去套說,哦,這就是魔,這就是什麼;不要這樣子。一點一滴論事,因為我們基本上,佛法就不喜歡被觀念綁住了,就自己被自己的觀念限制了,看不到實際呀,嗯哼。這樣來解決你所謂的問題,嗯哼。

弟子:那麼,上師,在網上看到有一種說法,就是說,如果說對佛教不達到特別迷信的程度,就不是一個真正學佛的那種……

上師:沒有啦,這個——佛法最不能說是「迷信」了;為什麼呢?因為佛法都講道理嘛,佛法是——也沒有叫誰說,你非要盲目地信不可嘛。它一來就說「無常」,就是讓你看實際啊,它是要你看,看了以後,你自己認可說,實在是這樣,那、那你沒話說嘛。它說「無常」,「無常」的話呢,沒有東西是可以永遠有,這個意義下說是「苦」嘛;對不對?你、你、不管你現在多樂,世間多好,誒,沒有保證,沒有保障,這是「苦」的真正意義嘛。沒有保障的世間,你要怎麼樣還——心還是安的啊?你怎麼樣能夠安樂過一生啊?然後才跟你講,哦,出問題出在哪裡?啊,是執著嘛;著相、執著。然後,誒,但是呢,有可能達到說,這些完全沒有——回到本來沒有事情;哦,然後才教你那個怎麼走的路。它完全都是叫你自己——你、你自己想吧;你不接受,我也沒辦法,佛也沒辦法;對不對?這怎麼能叫「迷信」咧?又沒有叫你說,「接受我,你非信我不可。」根本沒有講這種話。佛也沒有叫你說你信佛,祂只是跟你講「四聖諦」;一句——你要走,你走吧,就是這樣的路而已。他(網上)的那個意思可能是說,你應該要已經信到——就是說,不用再有理由了啦,因為已經碰到了那個背後真正的東西了。它這些是方便,所有的佛法——講法啊、修法——方便。方便要引導你呢,誒,終於有一天,你自己嚐到那個解脫的滋味囉,你自己感覺到——誒,真的是開闊囉,那時候的——哦,那時候已經自己碰到了,不用再講理了,哦;對不對?甚至佛——念佛可以不用念嘍,還你嘍;對不對?那個意思的「迷信」,就是說不需要去理智思考,不需要去講解嘍;那個意義下,可以這樣講。可是,最好也不要用「迷」呀,因為「迷」還是說——就講說,哦——純信、淨信。「淨」是那個清淨的「淨」,淨信、純信,這樣是對了。

弟子:上師,為了——就是一切的法門呀,或者你怎麼、怎麼修,都是方便,都是引導你。我修——就是說我做功課,不像別人,也就是說「照本宣科」,全部都挨著來。我就是說,做某一個法門,就是說,或者坐禪,或者是單念〈百字明〉,或者是單這個「大禮拜」,我是一直做完;做完以後,然後再做其他的。

上師:可以呀,那個是隨人嘍,嗯哼。

弟子:上師,對於一些就還沒有完全跨入這個出世間的,就像我們這種很俗的這些人,可能是我們旁邊的朋友,他出現一些很緊要的問題,他想解決。這樣的話,我是通過一些佛法方面對「功德」的這些說法,來幫他們來逐步瞭解這個。但對「功德」這個問題,我又有一個比較、比較stupid question。就比如,他有這樣一個——比如說,我花了十塊錢做一件善事,然後把它迴向給十個人,好像每個人都能得到這十個單位的功德;是這樣嗎?

上師:不是。它這個觀念是這樣:我們平常觀念是有限的,你有限的觀念的話,那你都照有限來算,你說你這一輩子能念多少佛,磕多少頭;這樣子的一個一個計算的,真的能抵掉你累生累世的那個債嗎?不可能、不可能!所以,真正——所以,當年為什麼魏武帝呀,蓋了很多廟啊,做了很多事情,他問達摩,達摩說「沒有功德」?為什麼說「沒有功德」?因為他還在那裡是世間的計算。這種太有限了!所謂「有功德」,是有「菩提心」在裡面,才有功德。所謂「菩提心」,就是說你這一念,根本你開始發心要做,到迴向,都是說為一切眾生。那麼,因為這個心願跟佛、菩薩的一樣,而且呢,更重要的,它是無限的;所以才有功德,所以才有力量,所以才有可能說,哦,累生累世那一些,一個一個算,不曉得幾億的,能夠消啊。只能用無限去消哇,你有限的,你永遠消不完的。你這一輩子一邊做功德,一邊又造業的,你哪有做得完的時候?有沒有?所以要瞭解。比方說,你用功德幫他們,你也是要教他們說,這個東西這麼一點錢,你想消這個事,其實不可能的。唯一能發生作用是,你要想成,我這個呢,不再只是為我自己,為一切眾生都能從所有的苦裡出來,哦,能夠徹底解脫,永遠不再苦——這一個成佛的事上迴向。那麼,這一來,變成了好像說,國家大事了,不再是我們家裡小事情;對不對?那麼它、它就出來,就變法令一樣;有沒有?有那個、那個威力,才能夠有希望消啊!而且說,要開始養成這個習慣,以後做事情都要想成往這邊迴向。你不要說,哦,我臨時有事了,我求一次,我稍微念一下,等一下回去,又是老是自己那一套;你這個——每次發心也不純嘛。你要藉這個——慢慢培養這個真誠的——哦,菩提心吶;那麼,以後才可能有結果。然後,你跟他講說,哦,而且最好是不要說臨時才做,平常就開始做;對不對?這樣就慢慢有希望了。

弟子:上師,我問一個問題。就是跟了師傅以後,怎麼樣才能信心不斷地增上?
上師:哦,信心哦,信心也是不能勉強的啦。信心——所以呢,最好的,不是說你要逼自己信,那都沒有用的,還是在自己心往菩提,呵——修。這邊修的時候呢,你修——然後你看師傅的言行啊,慢慢去體會說,真正要做到他那樣的不容易的時候,你的信心就來了。就是說,我、我為什麼做不到,他已經都做到了,呵。就是說,我們學的都一樣理論啊,差的地方,就是說,人家做到怎麽樣,我有什麼地方還不如他。這樣來想的時候,才更體會他能做到那樣是不容易的。那麼,你就知道說,真的這個是——不用講了,哦,那時候就自然有淨信;這樣子,嗯哼。

弟子:那,為什麼有些人的信心,對師傅的信心會退轉呢?

上師:那個東西最主要的地方,就是——他那個什麼——「我執」高過於「菩提心」。就是說,他還放不過這一關呃。這些東西——這個呢,不要想成都是不好的,其實那個是他遇到關頭。他——就像說,「魚躍龍門」嘛,你躍得過,你就是龍;你躍不過,你就是魚嘛。這個地方就是——真正的考驗都在你自己原有的那一些執著裡面,這就是你的一個、一個關嘛。你遇到這個事情,你忽然——所有的、以前什麼的,都忘記了,你只在這一點上過不去。那時候,你就只能給他時間,替他迴向,希望他能夠慢慢領悟出來,嗯哼。而且,還有一些是這樣子;他說他是學佛了,他以前也做一些嘍,可是,到時候他遇到一些事情,那馬上全部是世間一套在做,那時候誰拉得回來?這個——你每個人,我們只能給他迴向嘍,嗯哼。

弟子:我就是這樣的。就是——什麼那些玩政治啊,搞這些經濟、算計嘍,一下子全會出來,整天都這樣。

上師:哦,這樣就好哇,你就當一次、一次的考驗嘛。考試來了,你這一回過關就好了,怕的是怕過不了,呵。能過的話,你就是進步了,就是越來越能——越有能力能夠快點超越。

弟子:那,比如在我們起步階段做事情,是不是應該還沒有正命、正業的時候,是不是應該做一些自己能掌控要做的事情?這樣更好一些?

上師:對啦,做一些不那麼複雜的事比較好。

弟子:比方說,什麼投資股票,我就不去參加。

上師:對、對、對。

弟子:我要做我完全能掌控的,至少因果上還是OK的。

上師:對、對、對。這樣很好、這樣很好。這就是佛講的「八正道」的意思嘛;有沒有?

弟子:那,這樣的職業很少;這樣的事情,我找了半天,只有教育可以。

上師:好啊,那你就做教育啊。你也找到一個好路啊。
弟子:上師,我問一個問題。就是我明白一些科學方法的理論,就是說您能不能——就是用以佛法與科學的關係,給我們講解?

上師:哦,那個東西是這樣子呃。科學是有限的啦,因為科學它受制於——頭一點,它要建立呢,它受限於理論呃,它必須依賴理論。它不可能說,我們永遠都是實驗嘛,它一定要理論整理。理論就是觀念,觀念就是有限。而且,整個理論也還只是一種工具嘛,設法瞭解現象的一個工具而已。理論上有限制,它能夠偵測的範圍有限。所以,科學老是在改嘛;一下說,這樣、這樣,連那個吃什麼好,也是改來改去嘛。就因為它偵測範圍有限嘛,它這回最多只能做多少;還有,它要是不能在實驗室裡面,或者不能收集資料的,它就「一籌莫展」了。那,其實,宇宙中間我們看得到星星,可是,有些叫做「黑體」,就是我們從那個天文的運行計算呢,哦,應該有其他東西發生那個重力的影響,可是根本看不到。然後,我們又知道有什麼嗎?黑洞——黑洞的話,它什麼東西都收進去了,什麼東西都收進去的話,它裡面根本不可能有「時空」的觀念;為什麼?你——時空,是要建立在說有座標、有什麼;有沒有?有個基準的。根本沒有辦法的時候——所以,所有我們認為可行的,一遇到宇宙中實在有的黑洞,遇到黑體,完全沒有用,而那一些是佔大多數。所以,我們以為很行的這一套,其實在宇宙的真理裡面,只是碰巧,我們摸索到一點路而已,一個小角落。

可是,佛法不是這個樣子!佛法它不是說被這一些東西綁住的結論了;它——所有講了一大堆,它都說,哦,不要執,連佛法也不要執呃;它主要、主要是讓你自己回到本來很清淨。那麼,那時候呢,你會遇到什麼情況?清淨到你微細的那種——有——這個跟那個——那種對立的,全部都沒有的時候,那個時候是什麼樣子?就是說,我們雖然沒辦法真的進去體會,但是它就是一體呀,一切一體,沒有什麼有情、無情的分別,一切一體。那,你要知道,為什麼說祈禱、什麼——會有效,什麼、什麼?我們跟佛,菩薩祈禱,祂就會幫助你,就是因為祂其實永遠跟你在一體裡面,現在只是我們自己以為說只有這麼小,自己關住了,所以我們——也力量也發不出去,也收不到人家幫忙。你融入一體的時候,全部是根本沒有時空的問題,所以你說,為什麼他在台灣、他在美國,他要打電話找我?因為我祈禱的時候,也不用管時間,也不用管地,然後中間也沒有無線電,什麼都沒有,只是一個心念而已——哦,我們是一體的,我知道了;哦,有這回事。哦,馬上——佛、菩薩加持力量過去了。所以你看,這個東西就是差別很大了。而且,無法、無法相提並論。然後,你還以為說要用科學來解釋佛法,那差遠嘍!你——還不瞭解佛法,真的不瞭解。佛法根本就是要你超越這些,哎。所以——而且是你本有的,所以不是靠你懂很多啊,是靠你越單純,就越容易接近。

講這樣應該夠了,呵,一個早上了,嗯哼,呀。然後,大家自己拿書啊、拿佛像啊、拿卡片、什麼,呵。

 

吉祥圓滿

 

二○一四年十月十五日
豐澤堂    於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