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圓融的意義  

 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開示與校訂:林鈺堂上師
錄音與筆錄:弟子疾呼
二○一二年六月廿八日    講於北京富力城

MP3 A B

就講一下那個大圓融的意義,呵。就是說,我近來出那本書,那邊你們有看到,就叫《大圓融》了呵。那麼,這個、這個題目呢,我為什麼提出這個「大圓融」,這個名字?因為佛法裡面呢,這等於一個新的名字了,呵。本來是說,喔,有聽過是大圓滿囉。那麼,這個跟大圓滿又有什麼差別呢?那麼,我們要先講一下說,佛法裡面呵,它種種的那個教法呵,它是適應不同程度的人的;一般來講,都是教你那個說,喔,從——像陳上師寫的那個〈學佛的八次第〉呵;所以,以無常錢,買出離土;然後,下菩提種,築戒律牆;然後才說,澆大悲水,施定力肥,最後才能開智慧花,結佛陀果,這樣子。它的意思就是說,你做起來,當然是一步、一步囉。那麼,因為是一步、一步呢,通常是叫做說,南傳的叫「小乘」啦,或者「大乘」啊、「密乘」啊。它裡面呢,基本上就是說,喔,先教你說世間是有苦哇;那麼,你要離苦得樂呢,你要先一步、一步的,纔能夠離開世間,專心地修。

那麼,在這裡面呢,你要先——小乘的強調說,你把自己修好了,你才談得到說顧及別人囉。但是大乘的時候,就強調說,喔,你修的時候,老是顧自己呢,你會習慣於只顧自己;所以,你眼界要想到是,要去服務別人啊、什麼,這樣子;都是有次第的,重點是在這裡。到密宗裡面,它也是這樣講;喔,你要來修密宗呢,你福報不一定夠啊,你業障可能很多哇;所以,也不是教你——一來,就修什麼密宗的高法。它是說,喔,你先要做四加行啊,要懺悔你的業障,要修百字明啊;你福德不夠,要修供曼達啊;你對上師的信心要堅固,要修皈依呀。就是這樣,都是有階梯的;這是也——事事踏實地做,就是這樣而已。你根本基礎不穩的,你要達到忽然怎麼樣,是不可能的。那麼,這一些呢,有很多著作囉,我們也不詳細去講。

所以,一類呢,就基本上佛法的教導,都是——是有階梯、有語言文字;跟你規定戒律啊、什麼,一步、一步,很嚴格的。但是呢,另外也有叫做所謂「禪宗」的東西;它這個禪宗呢,它意思不是說禪定而已呃,因為禪定的話,小乘也有講,大乘也有講,密宗也有講;就是外道也有修定的,呵。那麼,它這個禪宗的「禪」,是什麼意思?它是「教外別傳」;什麼意思呢?它是說,我們這個呢,因為佛法要教你的是一個實在的東西,是真理呃;那真理呢,不一定說佛、菩薩安排的這一條路,纔能夠達到;這什麼意思呢?當然囉,我們不能隨便拿別人的話來——就說,哦,既然是真理,這個也真理、那個也真理;我這樣子一定就可以修到。因為那些人不一定真的有達到佛、菩薩想要告訴你的那個境地呃。所以,你聽別的路呢,不一定是對的。所以,我們平常都強調說,你要照佛教的這一套。但是它說,從禪宗這邊來講,是說,欸,這明明是實實在在的東西,哪有說只有一套教法可以傳這個呢?其實這個東西,完全不靠這個;它——真理還是在的,每個人是有可能自己去發覺到真理的;它是這樣意思。所以它強調,反倒是說,它為什麼要這樣做?是因為有的人,有了佛、菩薩這一套話以後,他整天照著這個話。除了這一套話,外面的,他不知道怎麼走出去呃。但實際上要講的真理,哪裡是一套話所能包括的咧?這是一個活的東西,不是一個死的東西;你老是照著一套話的話,你死在裡面,你完蛋了;佛要救你,反倒把你害住了,把你從世間的籠子拉出來呢,又關到一個叫做「佛法」的籠子裡去了;這就完蛋了。

所以,禪宗是說,哎呀,大部分的人都是從一個籠子,又進另一個籠子;不行呃,我要教你一個沒有籠子的,呵呵;沒有籠子,你來吧。但是,這個就太難了;為什麼?一般人想說,欸,說起來是很自由,可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做,因為你要我走任何一步,我都是覺得要考慮、考慮。還是照原來的想法在做,就是說,還是在你的原來的一套裡,走不出來嘛。所以,這個是非常難的一個事;而且,另一邊來講,這個禪宗不是任何人可以修;為什麼?它這個——表面上它是說,哦,沒有這一些東西;但是你想,他們是怎麼樣去修?他先就是要想說——相信囉;他其實只是靠相信吶,因為、因為沒有東西可以——也沒有文憑、也沒有學位;怎麼知道這是真、是假?就是相信,相信說有這回事;他能夠相信,都不容易。這個摸不著的東西,你要怎麼相信?

相信了以後,還要去找——哪個地方真有這個東西?找到一個師傅說,嗯,我相信他真有這個東西;而且古時候的人——找法,你想想看。他是說,喔,哪裡聽說是一個禪師囉,他就要過去呃。這一路,又不是我們現在又有地鐵、又有什麼;再辛苦,幾天也到了。他不是呃,在路上就幾個月、幾年——走——這一路上去;家也碰不到了,身上東西也沒有了;豺、狼、虎、豹、盜、賊,什麼都可能遇上。就是說,幾個瘋子能夠把命都不顧了,去搞這個事?所以,真正修禪的人是鳳毛麟角,能修的,都鳳毛麟角。而遇到了師傅,師傅又沒有東西給你,呵呵;只是在那裡好像天天跟著師父轉;誒,給他倒茶啊、給他煮飯啊;等下還要給他洗廁所,呵呵。你忍得住嗎?你願意嗎?這裡面你要想說,也不是那些人都那麼笨。他就是有些經驗,他說:「誒,這裡有真東西。」他才肯做嘛;哪個人那麼笨咧?沒東西,我肯待下來啊?

所以,這些東西裡面,雖然說,呵,完全沒有東西;不是沒有東西的。但是這種呢,你看,他強調的就是,不要有語言文字、不要有東西可抓了。說是說呢,人類呢,還是又留下了——禪宗語錄啊、《五燈錄》啊、什麼錄啊,一大堆了。所以呢,一留下來,又、又出毛病了。很多人以為說,哦,禪宗這個就是,哦,這個公案我也懂、那個公案我也懂;然後,我來講一套話,那個人也說他懂禪,兩個人就在那裡套話,以為說,哦,我們能夠這樣講的話,這就叫做「投機」,就是懂禪。其實都錯了,為什麼都錯?它為什麼頭一步就是說,不能有這些可以抓的?因為所謂「禪」、所謂「真理」,這個東西,根本不是人類思想範圍內的東西。你想,你人類思想——不管你說怎麼樣,喔,我們中國文化有一套;說穿了,還是——你一套、我一套嘛。你有你的想法、你有你的想法,你那想法,只對你有用呃;你到哪裡去,都——有聽、有不聽的;大部分人根本還不知道你想什麼咧;這怎麼會是真理呃?一定是超出思想的東西呃,呵。

那,這個、這個——超出思想的東西,你現在拿些話在裡面轉,你是自己騙自己而已。你太愚癡了,根本不懂什麼是禪,你才會以為是那種;那種全是錯誤的。所以、所以,一般來講呢,要參禪、要能夠懂,真正是什麼?是——非常難。但是,你要幫人家參禪,倒是容易。他跟你講這些,不管講什麼,你都跟他講說,「不是這個」,就對了,呵呵;免得他被那個東西騙住,那就對了,呵呵。

所以、所以,這個東西——可以透露一句,就是說,它是活的東西,不是死的東西。所以,任何你以為說,這樣才對、那樣才對;都錯呃。因為這樣對、那樣對,都是死在一個地方而已。它是活活潑潑,沒有什麼對不對、錯不錯。懂這個的話,才有可能去、去瞭解禪宗那些公案在做什麼。那個禪宗的公案,你不能說,哦,他這個是什麼意思?你想意思,就錯了;那是思想的。不是的,他所謂「禪宗公案」,他是一個記錄——記錄當時一個情境,說,哦,有個——這位是已經通達的,已經不被這些語言文字綁住的人。來了一個人還沒通達呢,他有疑惑囉,他就問他一句話囉;問了,或者做了一個動作、什麼,他——這個通達的人看這樣,他知道他迷在哪裡呀,他的那個範圍在哪裡。他那個是反應,自然的反應,要——使他從那個有限的範圍裡出來而已。你要這樣去瞭解,就比較有可能去瞭解說,這個公案為什麼那樣、那個公案……。而且你不要去記呀,你不要以為說,哦,當時那個人做這樣的話,每個人都要做這樣子。以前一個禪宗公案就是這樣子,有個人,他自己開悟就是——別的人伸一個手指,欸,他這——當下瞭解了。當下瞭解以後,所以他以後遇到人,他也都這樣子做。他的徒弟看說師傅這樣,他說:「哎呀,這有什麼?我也會;就是這樣而已。」結果他這個師傅知道他是迷執於相,就硬是把他那個指頭就砍掉。它禪宗為了使你徹底覺醒,就是這樣子的手段來做,喔。所以,以這一些——禪,我們能講,只是這樣,呵。

那麼,再來呢,到密宗;密宗它修到很高的地方,它有一種叫「大手印」,一種叫「大圓滿」。大手印跟大圓滿,它是怎麼樣?它是要講說佛的境界,等於是至少八地菩薩以上的境界。那個都是已經能夠看到法身的輪廓啊、什麼。那麼,你有了這樣的經驗以後,你怎麼樣在法身的輪廓上,繼續入定、繼續去接近那個整個法身那麼大、無限大?那麼,那樣講大手印的時候,還是有個階段;就是說,喔,你開始看到的時候,你就要堅定啊,就是說,你要繼續能定在上面。然後呢,你如果對它有了執著,你要放掉,叫做「離戲」呀,這樣、這樣一直想。所謂「一味」呢,就是說,哦,不管什麼時候,即使在日常生活中,你沒有離開這個無限的——這個光明的一體。喔,這一類的,就是說,其實沒有、沒有階段裡面,它又把它講成階段,這種叫做「大手印」。

到了大圓滿的話,它是說,哦,完全講,就是佛的境界;佛的境界的時候,他都已經超越的人,所以也——沒有——完全沒有對立;沒有對立的話,也沒有佛、也沒有眾生。也沒有佛、也沒有眾生的話,還有什麼修的?有沒有?你有一個眾生,這邊有個佛,那麼,眾生不如佛,所以慢慢修吧!你現在——佛跟眾生分別都沒有了,所以,你真的見到佛的時候,佛——他是因為——什麼框框都沒有的時候,他也不覺得你是眾生呃,他也不覺得你是一個人呃、什麼。他——這些觀念的束縛都沒有了。那麼,在那個裡面的,叫做「大圓滿」,因為他看一切是一體,一切只是因緣一下;一下顯這樣、一下顯那樣;也沒有誰得、也沒有誰失;也沒有誰對、也沒有誰錯;一直都是一體而已。所以,那樣的時候,叫做「大圓滿」。

那麼,在這樣瞭解了一下以後,佛法裡這些種種不同的分別以後呢,那麼,為什麼要講一個「大圓融」?它的意思是什麼?就是說,這邊是有階段的,有東西可以把捉的,一步、一步走的。你真的這樣,照一個人說,「我是一個凡夫,我要走到成佛。」它說:「喔,你要修多少?三大阿僧祇劫。」那就是說,生生世世,不知道什麼時候;這中間還有輪迴,誰保證你每一輩子都是往上爬?你等一下又做畜生去了、又下地獄、又什麼囉。這個等於說,呵呵,從這個有限要到無限——不可能一樣。實際上講,我們也不知道修佛幹什麼?這一輩子努力了半天,等一下不知道跑哪裡去了;有沒有?所以說,你這個有階梯的,你要接那個無限的,等於接不上一樣——那種感覺呃。

然後,另一邊,這些不講階梯的,喔,禪宗啊、大手印、大圓滿——太高了,我們根本——莫名其妙。就算自己想去做,也不曉得這樣做了,是不是真的碰到了。那你要怎麼辦?一邊是這麼高、這麼不可捉;一邊是可能把你在那裡,不曉得搞多久,都搞不出一個結果的。那麼,這個等於說,要設法使整個這個——有種種不同的,而且理論上是有限、無限,差這麼遠的,怎麼樣能夠融合在一起;方法就是什麼?其實也不是我發明,就是陳上師早就教說,喔,修法的時候,那個「法界觀法」;怎麼講?喔,這邊觀父親、這邊觀母親;前面是冤親債主,後面六道眾生;前面(空中)是十方三世所有的佛。所有的佛都在注意所有的眾生,而所有的眾生都在跟著你一起在修。每次一開始修,就這樣想;修完了迴向,也是想這個全景。哦,這樣子有什麼好處呢?這樣子就是說,即使你是第一天開始念頭一句佛號的人,你那個心吶,是跟最後面那個無限的——是接上的。你這個修法就不再是說,哦,我老記得這是我的銀行存款,就是只有我能用的。那你這樣子搞的話,你這一輩子積了——算你最會賺錢,積了多少、多少。可是,你——過去不曉得多少輩子,欠多少錢,不知道;夠不夠還,都不知道!你說我要進步,也——呵呵——還是可能不能進步哇,呵。但是呢,這回完全不一樣,他忘記說這個是我個人囉,他一開始就想說,我是為一切眾生修——菩提心囉。我是跟這個整個事情一致的,而且我這個做法呢,就是佛、菩薩的願嘛——佛、菩薩也是希望所有眾生得渡嘛。我這一念佛號,已經跟最後完全連在一起,這就是叫做「大圓融」。我的意思是說,不管你在哪一個階段修哇,你都不忘這個整體。那麼,你看這個修起來,會不會不一樣?會很快不一樣。那你說,我、我一輩子投入佛法——拿到博士第二天,什麼都放,就開始弘法、開始實修了,喔。那、那,這樣子,你說,在一般人來講,很大努力,什麼、什麼;可是,從這整個來看,哎呀,你一個人小小的,你做的算什麼?幾十年在整個宇宙來看,看不到一樣;這麼一點點時間,為什麼可以替人家祈禱啊、可以怎麼樣、可以怎麼樣?為什麼常常有感應、什麼?不是靠一個人呃,靠一個人就慘了;哪有可能?根本不可能的。只要你想是有靠個人,就——根本都做不到的。完全就是靠這個大圓融,就是靠說,你一直是說,哦,我們自己修了一陣子,知道真有佛、菩薩這個事,你就是為佛、菩薩做,做的是為一切眾生;就這樣,就可以囉。我也沒有什麼辦法,特別去怎麼樣,我還不是跟你一樣,每天過日子,每天二十四小時;你也不多一分鐘、我也不少一秒鐘。大家平等、平等、平等、平等,唯一能不一樣,就是說,哪一個真的照這個大圓融,這個方法說,一切為眾生;投入了,真的這樣一直做下去。欸,所有的事,就是所有佛、菩薩在做,不是我在做;就、就能夠有特別效果,對不對?靠我們個人,哪有可能?你再、再做多少輩子,也是太少嘛;從宇宙來看,根本人類微不足道,呵。

所以,大圓融整個意義在這裡,而且我為什麼……?我是怎麼樣?我後來,慢慢看我這輩子在做什麼事?欸,我每個地方都在講這個事情。喔,我……人家講——演講要我講這個六度哇,我就講〈無限的六度〉;喔,講《心經》,我就有那個〈心要〉哇;就這些——從事後一看,哦,這一輩子都是在講這個事,就是都、都教你怎麼樣去圓融啊,呵。所以,我最後就提出來——〈大圓融〉,而且把有關的文章都收在這裡面(指《大圓融》一書)。

這個你讀一讀,雖然不是每一篇都能讀懂,因為有的甚至什麼《密宗十二乘》啊、什麼,那種理論吶,很深層;不必什麼都懂。但是,真的讀了以後呢,你、你只要有這個觀念,你以後修起來,會很不一樣,真的會很不一樣。而且這些觀念很重要——常常有的人,就是強調個人,都說,喔,你力量還不夠啊,你怎麼可以替別人呢?什麼、什麼。你老在這樣子計算呢,你沒有解脫的日子呃。修錯囉!叫做「佛法」,一定離不開菩提心;菩提心正了,才是佛法,呵。記住這一些,然後你的功課呢,就是要記住這個,就是開始的時候,想一切眾生、想十方諸佛;然後,接著呢,你念佛、念咒、念經,或者禮拜、什麼;你就專心做那個就可以,沒關係;但到最後,要下座了,要迴向的時候,又想一下這個;習慣說一直都是這樣的發心,常常去想這個「無限大」。那麼,慢慢、慢慢,心量會擴大,修的呢,是真正佛法,會產生作用的,不可思議的作用,呵。你看,我們現在給人家祈禱,都是——到處都那麼多名字來,都只要名字——不管你張三李四,也不管你住哪裡,年、月、日,什麼、什麼,生辰八字,什麼都不要。我不需要呃。它那個是法界,都是因緣所繫啊;他只要有一個名字過來,或是說,我的誰呀、什麼;這樣有個線囉,連上了,那你就菩提心真實呢,力量就過去了,就這麼簡單。而且這個法界,它是——時空也是我們人想的啊,真正他本身沒有什麼時空的問題;所以,他不管你在哪裡,只要這個線牽到了,哦,力量就可以過去,嗯。

好,這個——真的,它的意義就在這裡面了,呵。啊,修起來,當然沒那麼簡單囉,修起來,你還是——基本上開始,當然是唸誦啊、禮拜啊;然後,慢慢、慢慢,修久囉,這身心都調得單純了,慢慢才可以修點氣啊、什麼,這樣。呵,慢慢有作用,呵,哎。

講的就這樣,而且我這回在哪裡?昆明嗎?昆明講了——已經有人請求,是因為他們沒有來北京;這個相關的,也講了一次。兩篇都可以參考看,呵。嗯,好,就這樣。收起來,嗯。

 

吉祥圓滿

 

二○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
佛安居     於古晉


 

[Home][Back to list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