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中修行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二○○九年六月九日
講於中國廣州竹料精舍

開示及校訂﹕林鈺堂上師
錄音及筆錄﹕弟子疾呼


這個——佛法是這樣子囉,你要知道說,目標是什麼,呵。目標——當然說,成佛囉。但是所謂「成佛」呢,就是回到本來清淨的無限一體。那你要達到這個目標的話呢,你自己的發心囉,還有你修法的裡面最大的重點,就是說,不忘這個目標,那怎麼樣叫,跟這個——可是這個目標,那麼遠大,你也不能真的了解是什麼東西。那,你唯一,靠什麼樣的,跟這個不能了解的、那麼遠大的東西連在一起?就是我們通常講的「菩提心」囉,就是你,心是希望達到那個。但是希望達到那個,不能是說想說「我怎麼樣」,因為「我」都是很小、很有限。所以,那你怎麼辦呢?就是你要是一直想說是眾生了。就是說,都一樣,都一樣都有苦,都不知道怎麼樣達到終究沒有苦的樂。所以,你一直想這一個的時候呢,能夠從自己的小小的範圍裡出來。所以你整個法,你說修來修去,你說「我要怎麼樣」,那你都修不成的。主要就是都是想說,這些法只是幫助我們從「我」出來,所以不是「我怎麼樣」,而是說,為眾生、為眾生。開始很空洞的話,但是做習慣了,心真的是那麼大的時候,那麼遇到什麼事都是「我」嘛,那個時候就選擇說放棄「我」去,還是繼續想做什麼,這樣就有希望出來。

所以最大的重點就是說,不管你做什麼法,不是說多啊、高啊什麼,不是這樣。重點是菩提心,就是說老是說是為一切,呵——是要放「我」,不是為「我」。然後這樣子去努力的話,那,真正需要依賴的法呢,並不需要多。所以一般人的生活的話,你就念誦跟、跟禮拜,這樣子能做而已嘛。你有多少時間、多少精力?很少。先從這個做,這個要是做得踏實了,真正習慣,做都是為眾生、為眾生,喔,佛也是真的,當真了,不是說口頭。這樣投入,慢慢、慢慢,身心都漸漸解脫。漸漸解脫以後,那麼你是有那個能力、有那個機緣的,佛、菩薩會安排的,你就會慢慢可以深入——那個時候的深入是真的深入。你說一下子說,啊,只是書上讀到一些說,喔,我要什麼灌頂,我要什麼高法。沒有用的;你背了一大堆,又怎麼樣?你人還是原來那個樣子——那個沒有真的到哪裡。你反而是這種,踏實的說念佛、拜佛的這一類的,哦,真正努力投入——你能夠真的世間不管,專門去做這個,當然最好囉。那樣子久了,機緣自然的。像我們這回朝佛,你看,我們也搞不清楚,我們去到西藏八、九天,前面三天還生病啊、什麼。欸,每一個地方都非常殊勝,都種種感應,都是佛、菩薩把你弄到那裡、弄到那裡。莫明其妙,連時間、連地點都是他在配合的,喔。就是,你可以交給他了。然後你不要好高騖遠,你只要心真的為眾生,一點、一點、一點做,慢慢、慢慢路就寬了,長、就長遠了。

所以我也是說嘛,我們師父,一個菩提心願說要建一個壇城、什麼。他女兒說,欸,這麼久了,還沒有結果,怎麼辦?我說不要管,那個真正的東西就是說,我們不斷在做,這裡面就有看不見的壇城在起來了。各個地方,弟子為什麼會跟?是因為他有真的感應;不然我靠什麼咧?我,再會講話也不能感動人的。喔,他們都感應了,知道說真的,他就自己願意跟著這條路在走。喔,那這樣,有這樣的基礎的話,將來那個東西,那個只要是,人夠多自然會有的,根本不用去管,呵。時間上的,呵。就是你修行的成就也是這樣的,喔。你有深入,做到夠了,你自然,就會有資格去,一步一步往上走了——那纔是真的,唉。

而且這些東西,修任何法,它基本上是要你回到本來清淨,所以你越單純越好。所以為什麼,像我在陽明山,台北的陽明山,一個弟子叫曾、曾老師,他是退休的老師。他就是念佛、打坐、念《金剛經》,還有幫我做這些法務。哦,他也會感覺那些熱啊,脈開啊什麼,什麼都會有。那你說他有沒有進入密宗?不用啊,他光念佛,他也是這樣子,哎。所以,就是觀念上要了解,最重要只是真心、菩提心,其他就是依著法修就好了。不用去被那些書騙了,書講的是空中樓閣,蓋得那麼美妙,你想說我也要去到那裡——你還沒走到啊,你怎麼去到那裡?就是這樣,最重要是這樣。然後你會來想見我,也是讀到我的東西啊,又有感應啊、什麼,對不對?就是、就是這樣子啊,就自然、自然慢慢會一步、一步,你就會遇到你可以依止的人啊、什麼,這樣子。

所以我們當年投入也是說,自己知道說,哦,這裡面有真東西,就不管了——不管說別人認為,呵,怎麼樣——沒有時間解釋了,就自己努力了,哎。然後,後面就漸漸能夠真的幫助別人了。但是你自己要先學習嘛,呵。修,把自己變成單純啊,然後,佛法的理論怎麼樣能夠融通啊,能夠跟生活連在一起啊,那慢慢就能幫助別人,嗯。

吉祥圓滿


                     二○○九年十月十四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養和齋    於加州



[Home][Back to list][Chinese versions only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