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上師〈淨土五經會通〉四十八講滿願記

林鈺堂



先師陳健民老居士於一九八○年發願講〈淨土五經會通〉四十八次,與學佛大眾結緣,藉此略答阿彌陀佛因地發四十八弘願渡生之恩。隨即編寫講義大綱及圖表,並於當年開始演講此題。首次講於舊金山之「美洲佛教會」,連續五週,每週日講一小時。前此不久,我適蒙友人于天一先生介紹,得值陳師。陳師即示以講義,我遂陪侍前往會場,因此得聆全部五日之開示。

陳師於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示寂之前,一共講四十五次,其中三次是派我代講。略述地點及主辦者如下:

一九八○年五次:

一、舊金山,美洲佛教會。
二、加拿大,湛山精舍。
三、紐約,大覺寺。
四、台北,慧炬社、田劉世綸女居士。
五、洛杉磯,菩提佛學社。

一九八一年八次:

六、洛杉磯,夏荊山老居士。
七、香港,東蓮覺苑、光明寺。
八、馬來西亞,馬國佛教總會。
九、聖荷西,寶華寺。
十、紐約,光明寺。
十一、舊金山,甘女居士。
十二、舊金山,侯居士。
十三、繆庇他斯,陳美燕女居士。

一九八二年十二次:

十四、洛杉磯,法光寺、菩提佛學社。
十五、聖荷西,陳希舜居士。
十六、台北,中華佛教居士會、孫一居士。
十七、香港,佛教噶瑪迦珠法輪中心。
十八、台南,佛教蓮會。
十九、嘉義,香光寺。
二十、嘉義,嘉義佛學社。
二一、高雄,壽山寺、佛光山。
二二、員林,員林念佛會。
二三、台中,寶覺寺。
二四、檀香山,夏威夷大學。(英語演說)
二五、檀香山,夏威夷中華文化復興會。

一九八三年六次:

二六、蒙德利公園市,大覺蓮社。
二七、馬尼拉,靈鷲寺。
二八、台北,能仁道場。
二九、宜蘭,宜蘭佛學會。
三十、溫哥華,世界佛教會。
三一、聖荷西,佛教淨行社。

一九八四年五次:

三二、蒙德利公園市,大覺蓮社。(弟子林鈺堂代講)
三三、柏克萊加州大學,梅冠湘教授。
三四、沙加緬都,李淑榮居士。
三五、索諾瑪,諾布。(英語演說)
三六、密西紹卡,魯梅嬌女居士。

一九八五年五次:

三七、繆庇他斯,陳美燕女居士。
三八、洛杉磯,沈乃宣居士。(弟子林鈺堂代講)
三九、約舍利多,郭松楠居士。(弟子林鈺堂代講)
四十、洛切斯特,潘先泰居士。
四一、阿漢布拉中華文化服務中心,大覺蓮社。

一九八六年兩次:

四二、善尼衛爾,劉鯤居士。
四三、馬來西亞,北海佛教會。

一九八七年兩次:

四四、台北僑光堂,文殊佛教文化中心。
四五、善尼衛爾,楊一華及陳志雄兩居士。

我繼承師志,於一九八九年應邀講此題目三次:

四六、一月於邁阿密,邁阿密佛學社。
四七、七月於德州首府奧斯汀,奧斯汀佛學社。
四八、九月於邁阿密,邁阿密佛學社。(英語演說)

前後十年,經兩代之努力,而今此願終得圓滿實現矣!

陳師講經,有「九不」原則:

一、不收紅包。
二、不化緣。
三、不募捐。
四、不受筵席。
五、不受禮拜。
六、不參觀。
七、不瀏覽名勝。
八、不拜訪名貴。
九、不收徒弟。

由此可見他老人家純粹為了弘揚佛法,以高齡之身軀,全球奔波八年之苦心摯誠。

陳師講經,雖越洋之遠程,亦不安排先後得以休息之時日。每次都是抵達次日即開講,講完次日即登回程,以免佔用施主之時間及精神,並且自然免去遊覽參觀之招待。講經所需之幻燈及擴音設備,如當地缺乏,師即不辭艱苦,自備前往。並且不選易帶的小幻燈機,而是帶效果最好的鉅形講表幻燈機。此種為法利他磨己的精神,感人至深。陳師以中式長袍為禮服。每次講經,不論酷暑,必著長袍,其敬業之忱亦可由此一窺。我隨侍多次,師皆清晨即起,將該日要講的大綱寫於黑板上,然後才進早點。若是冬季出門,師還自備被蓋,惟恐施主家中被蓋不夠分配,凍了家小。其體貼他人之深心於此自然流露。

陳師所講五經乃:《佛說無量壽經》、《佛說觀無量壽佛經》、《佛說阿彌陀經》、〈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〉及《楞嚴經》中之〈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〉。陳師融通淨土宗、禪宗及密宗以開示此五經之會通。他強調實修,提倡「消業往生」。所至之處,聞者披靡,都為他哲理的暢達、悲心的流露及苦行、實修、親證的風範所折服、感動,而起修起行。

講經期間,師即閉關不見訪客。只抽短時出門做超幽、放生、煙供等法務。有一次在香港,三船齊開,放了六萬尾魚。在台灣、馬來西亞及美國多處也都曾放生。陳師一九七二年來美後共放生了二十三萬七千四百四十命;在印度時曾放生十餘萬命。其夫人曾放一萬命。每至一處講經,即往附近墳場修〈三身頗瓦法〉,超渡幽冥,廣結佛緣。我現在也是如法遵循。一九七二年至今吾人已到過全世界八十五處墳場,一百四十七次。(有些墳場離住所近,則去的次數較多。)

師在台北講經時,曾倡建五輪塔,得佛友大眾響應,不久落成。曾有多人目睹此塔放彩光。立塔以來,歷年十餘次颱風轉向或減威,感應昭著。後又續倡建幽冥鐘樓於塔側,以減輕幽冥眾生之苦。此樓亦已建成,其上之幽冥鐘曾有驅邪魔及令人聞之入定的感應。陳師之舍利寶塔即遵遺囑安於此二者之間。

在一九八○至八二年時,師已是七十六至七十八之高齡,但健康有力一如五、六十歲之健者。因此越洋講經,不但無前後之休息日子,並且不顧時差,照常於當地子夜一時至三時起身修其定課。更加上去台灣、菲律賓、馬來西亞等濕熱之處,特擇暑期以便利益放暑假之一般青年學生,使得彼所承受更為辛苦。如此積勞三年,終於在一九八三年由菲律賓及台灣講經回來後,額上顯出黑斑。我即侍師前往醫者求診。醫師說是濕熱侵體所致,要先使熱毒泄出體外,再以補藥調回元氣。師遵行其方,結果一月之間,元氣大失。師之身體從此大不如昔矣。師之行誼豈止為法忘軀,實是為法為眾而捐命也。

現在我幸而能堅持其志,代圓大願。回顧上述陳師高風亮節之行誼,只有兢兢業業自修及弘法,以期無辱吾師,不負其托。最後一次以英語演說,更與陳師蒙文佛咐囑及龍王跪請來美弘法之大業契合。謹以此文紀念陳師講經大願之圓成。願陳師建立普賢王如來壇城,以供志士閉關實修,導致世界永久和平之大願,早日達成。願陳師夫人健康安寧,家眷平和康樂。願法界眾生精勤佛道,早證菩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九年九月八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養和齋   於加州


[Home][Back to list][Chinese versions Only][勸念佛目錄]